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九八抗洪亲历记(一)

九八抗洪亲历记(一)

  作者:吴东峰、杨建华

  这是一篇两年前的旧文,是一份二十二年前的极珍贵的记忆和记录。2020年的夏天,长江水情再一次牵动了国人的心,我们又想起了1998年的那个夏天。

新安江水库开启七孔汇洪

  湖北省气象局提升重大气象灾害(暴雨)三级为二级应急响应。

  【再升级!湖北省气象局提升重大气象灾害(暴雨)三级为二级应急响应】湖北之声2020年7月6日报道 记者从湖北省气象局获悉,过去48小时,鄂西南、江汉平原、鄂东北、鄂东南出现大暴雨和特大暴雨,已有12县市超过200毫米。预计6-8日强降雨带仍相对稳定,还将有100-200毫米、局部300-400毫米的降雨。

  湖北省气象灾害应急指挥部经会商研判,决定自7月6日18点升级气象灾害(暴雨)Ⅲ级应急响应为Ⅱ级。

  7月11日15时,长江武汉关水位进一步升至28.38米,超过了2016年的最高水位28.37米,成为武汉长江百年第五高水位。与四年前不同的是,16年最高水位代表了梅雨的终结,而今年的梅雨却远未结束。

  

编前语:二十年后再回首

  在那个没有希望的漆黑之夜,他们将一根稻草捆绑起来,点燃了一支与大自然抗争的火把。

  蓦然回首,二十年过去了。

  二十年前那个八一之夜,对身临簰州湾大溃堤的某部舟桥旅五营年轻官兵们来说,是惊心动魄,刻骨铭心的。

  他们突然面临着真正的生死边缘,开始了生死决战。

  在突如其来,不断上涨的滔天洪水面前,他们显得十分渺小而无奈,就像一根根在洪水中漂泊的稻草,他们因无奈而挣扎,因无知而勇敢,因无助而团结。

  在那个没有希望的漆黑之夜,他们将一根根稻草捆绑起来,点燃了一支与大自然抗争的火把。

  蓦然回首那个八一之夜,他们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长江洪水会那么厉害,大自然发威是那么可怕。

  更不知道以下这段后来揭秘的抢险功绩:“由于整体营救措施及时、有效,参与救援人员协同作战,簰洲溃口事件中,军民伤亡降到最低限度,但是仍有40余名解放军官兵和群众遇难!”不知当时是如何作出40余名军民遇难,仍为“伤亡降到最低限度”的结论?

  当时,他们更不会想到,他们陆军舟桥营和空军某部的抢险事迹,会产生如此大效果,“近400名抗洪官兵临危奉命抢险,高建成等19名抗洪英雄用生命换取了23000名群众的平安转移。”

  在簰州湾溃堤抗洪中,高建群和杨德文、叶华林他们以年青生命的中断,换来死后的永恒名誉。一夜之间,他们成了全国抗洪英雄,中央电视台的热门“新星”,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向死亡的,厄运的降临就在一瞬之间。

  据不完整统计,98抗洪,人民解放军、武警部队至少投入了十多万兵力,动用车辆24万台次,舟艇3万多艘次,飞机1300多架次。建国后在抗灾斗争中最大规模的一次军事行动,在江泽民的直接指挥下完成了。

  从8月初到9月中旬,笔者和广州军区战士报同事杨建华、陈世亮等在这场“生死决战”中奉命坚守长江抗洪最前沿,组织即时的新闻报道,亲历了长江抗洪日日夜夜全过程。

  在我的采访报道中,涉及到的(包括见到和采访)重要人物和解放军将领有:戴应忠、高建群(抗洪烈士)、龚谷成、朱镕基、陶伯钧(已故)、史玉孝(已故)、徐才厚(已故)、江泽民、张万年(已故)、李瑞环、迟浩田、于永波、李向群(抗洪烈士)、徐洪刚(见义勇为青年英雄)、温家宝、马殿圣、李作成、张阳,等等......

  在这一长串名单中,光少将以上者就有三四十名,张阳那时任42军163师政委,按当时的职务无论如何都只能排在尾末。没有想到这位已经被定格为大红大紫、大贪大奸之人,当时也在98抗洪队伍中。

  将帅出场,红旗招展。气昂昂你方唱罢我登场,到头来都为他人做嫁衣裳。

  蓦然回首二十年,我突然感到:在98抗洪中,真正值得大书特书的,仍然是日夜奋战在长江大堤上的解放军基层官兵。

  二十年后的这一个夏日,偶然间发现了这篇文章的原始底稿,因此有了以上的感慨,更珍贵的是其中记录的参加簰州湾大溃堤抢险的舟桥旅五营部分官兵的名字,我觉得我们最不应该忘记的是他们的名字:

  徐才源、张建国、戴应忠、丰跃进、吕六荣、孙仲桥、周光明、邹友根、欧阳锡水、张超文、郭耀文、陈传德、裴道清、杨德文(烈士)、叶华林(烈士)、刘明安、周红杰、许仲淼、祁从勇、索治国、张相林、冉斌、朱海平、赵志林、罗伟峰、卢献海、陈锦山、高文清、王晓、曾照龙、李春龙、张超文、陈德昌、段伟、彭大、罗伟锋、丁勇辉、周光明、蔡祖洪、胡迅良、张相林、陈卢桃、王将、寥声远、陈卢桃、罗瑞麟、王瑞标、李斌波、宋志辉、陈乾、覃华、王焕平、何泽民、李彬、葛保国、罗勇志、李涛、文甫土、林宇、梁秀建、兰良臣、卢周关、曾照龙、李春龙、潘志玉、胡钙文、赵宗华、胡信良、丁勇辉、杨国栋、宋志飞、张超文、许建华、陈锦山、魏海强、莫维满、口长军、卢周关、李新会……

(上述名单为当时的录音文本整理,时间久远,无法核实,如有错误,敬请知情者在文后跟帖更正和补充)

吴东峰记于2018年9月3日

本文作者吴东峰(右一)、杨建华(左一)在洪湖大堤采访抗洪官兵。

引 子

  1998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1个华诞。

  这天晚上9点10分,广州军区某部舟桥旅作战指挥部里,突然响起了尖锐的电话铃声。

  刚刚从抗洪前线返回的旅长徐才源坦然地拿起话筒,才说了一句话,脸色陡然变了:“喂,……什么?你再说一遍……”

  徐旅长呆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电话里交替传来一阵语无伦次焦急哭诉的声音:“旅长!五营……全部……被洪水冲了……”

  此时,被称为“黑脸旅长”的徐才源脸更黑了。他板板的一下子颓坐到了椅子上,他不相信,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生龙活虎的五营,这被称为拖不垮的抗洪铁军怎么就被洪水冲垮了!

抗洪前沿到处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一个小时前,旅指挥部接到湖北抗洪指挥部队的告急电话:嘉鱼簰洲湾长江干堤的外围民堤出现特大管涌,请部队立即派重兵增援抢险。

  “簰洲湾,弯一弯,武汉水低三尺三。”

  徐旅长和政委张建国深知簰洲湾地位的重要,他们一商量,毫不犹豫地决定把五营调上去了。五营共上去8辆车,197人,正在五营蹲点的湖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戴应忠,旅政治处副主任丰跃进也随车前往,全部加起来199人。

  舟桥旅是广州军区驻扎在湖北地区唯一的一支水上劲旅,而五营又是这支水上劲旅的一支最具有战斗力的铁军。进入主汛期以来,五营官兵驾舟转战大江南北,三次东征武汉、黄石、黄梅,三次西伐公安、石首、洪湖,连续奋战30多个日日夜夜,险情一次被化解,洪魔一次次被降伏。难道这一次竟会败北?

  徐旅长和张政委心急火燎地赶到簰州湾干堤。

  到了这里,他们才感到问题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未完待续)

  本文原题:《今夜军徽灿烂》(发表于《解放军文艺》1998年第10期)

  荣获98全军抗洪抢险题材优秀文艺作品奖

  文 | 吴东峰

  图 | 吴东峰私藏 部分来源于网络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