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痛悼武汉战友——孟军

痛悼武汉战友——孟军

 

2020年的春节很不寻常。从武汉起源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引发了全国一场防控疫情的战斗。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最先被这种瘟疫夺走生命的武汉居民中,有我的老战友孟军。刚过米寿的他,于1月23日逝世。23日,即除夕前一天,正是武汉封城的那个日子。
 
本来是给孟军打电话拜年,得到的却是他突然离去的噩耗,痛惜之情使我久久不能平静。这几天,我常常想起我和孟军的交往,想起他对新四军研究作出的贡献。
 
孟军在南京军区政治部干部部工作时,我们即已相识。不久,他任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王六生的秘书,我们又有了工作上的交往。1972年王六生调任武汉军区政治委员,孟军随同前往,后来任武汉军区政治部秘书长。和孟军联系密切、相互熟悉,则是我们一同编纂《新四军》历史资料丛书的十年间。
 
1985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编纂《新四军》历史资料丛书,并指定总参谋部、空军、国防科工委、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南京军区、福州军区、武汉军区协作编纂,由南京军区牵头。武汉军区分工编纂日伪关于新四军的文电,出版时书名定为《新四军·参考资料(3)》。为此成立的编辑组,由孟军任组长。
 
日伪关于新四军的文电,分散在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和各地的档案馆、图书馆,显然还应该在日本寻找,征集、选择、考证、注释、编辑都非易事。孟军决定首先将功夫下在搜集资料上。编辑组刚组成,他们就分头出动奔波于全国各地,还请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帮助,购买了日本出版的关于新四军的书籍和一套情报资料。编辑组只有英文翻译和俄文翻译,孟军就到武汉一些大学去邀请日文教师在课余参加翻译。这些工作,都需要求人相助,既要任劳,还要任怨,和他当秘书长时的得心应手是很不同的。尤其是武汉军区撤编,编辑组改由广州军区领导,两地相隔,难免诸多不便。加上广州军区有关部门不大了解这套丛书的来龙去脉,也会有沟通上的困难。例如,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要到日本买书,而且花费多达六万元。1989年4月我们在北京开会,孟军汇报工作时讲到这笔费用一直没法报销。丛书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张震听罢汇报,当即给广州军区司令员张万年打了电话,这才解决了孟军的这个难题。
 
孟军他们千方百计寻来的日伪资料,对新四军的许多战斗,对新四军在敌后创建抗日根据地的艰辛,起到了实实在在的佐证作用。而且,对新四军战史上的一些问号,也找到了答案。
 
例如,新四军的首次战斗蒋家河口战斗,最早的记载见于1938年7月30日的《抗敌报》。这则报道只说:“5月12日中午,我某团之一部狙击由巢湖南岸蒋家河口对面登陆之敌。”40年后,这次战斗的指挥者高志荣的回忆录《新四军挺进敌后第一仗》,也只说打的是日军巢县守备队。孟军他们从日本东京朝云新闻社1975年出版的《中国事变陆军作战》中查到,巢县守备队隶属于侵华日军第六师团的坂井支队。坂井支队是一支临时组成的部队,包括步兵第十三联队、骑兵第六联队和野炮兵第六联队第三大队,由坂井德太郎少将指挥。坂井支队在1938年4月30日占领巢县,5月11日又由巢县出发,北上进攻合肥,只在巢县留了一支守备队。
 
又如,新四军在江南的首次战斗韦岗战斗,这次战斗的指挥者粟裕当天就写了题为《下蜀镇铁道之破坏及卫岗之处女战》的报告,1939年4月15日又写了《先遣队的回忆》发表于《抗敌》杂志,但是这两篇文章都没有提及日军的番号。后来的记述,包括先遣队连长童炎生的回忆录《江南处女战》,同样没有交代被伏击的是日军什么部队。多亏了孟军他们,居然找到了日本华中派遣军驻镇江情报机构1938年7月21日上报的一份情报:“6月17日在卫岗(句容路上的句容、镇江两县交界处),内山部队司令部的一名军官、三名士兵搭乘的轿车遭到袭击。同一天内,当地兵站部的卡车在同一点受到袭击。”孟军他们又查日军序列,内山部队即内山英太郎任旅团长的野战炮兵第五旅团,原属日军上海派遣军,因转隶第十一军,此时正在调防中。这个旅团1939年5月就调回日本,所以在侵华日军的资料中不易查到。多年的悬案,终于被破解。
 
发生在1941年1月的皖南事变,是震惊中外的大事。许多亲历这场事变的新四军老战士说,国民党顽固派敢于对北移途中的新四军军部和皖南部队公然围攻,是得到了侵华日军的默许和配合。孟军他们找到了证据。日本同盟通讯社1941年1月16日有一篇发自南京的报道:“江南新四军受命自芜湖南方地区北上开始移防后”,“中央国民党系第五十二、四十、一百四十四、新七以及从钱塘江调出的七十九各师,抓住时机,已在泾县南方地区将其包围予以痛击。”新四军突围部队“企图秘密潜入我军占领地区北上”,“我军斋藤、伊藤、野田、铃田、松尾、濑户口、中村、细谷各部队十四日即已出动,为将其一举歼灭,正进行彻底搜索一网打尽的扫荡”。在东京出版的《朝日新闻》,1月17日也有内容大体相同的报道。孟军他们还查明:斋藤,即斋藤春麿,是侵华日军第十五师团步兵第五十一联队联队长;濑户口,即濑户口岩次郎,是第十五师团野炮兵第二十一联队联队长;中村,即中村贯治郎,是第十五师团辎重兵第十五联队联队长;细谷,即细谷刚三郎,是第十五师团工兵第十五联队联队长。这就是说,日军来势汹汹,各兵种都出动了。
 
孟军对新四军研究的又一重要贡献,是最先提出将海外华侨、国际友人关于新四军的文电汇编成书。当时,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从外国报刊查找日军资料时,发现一些外国记者有对新四军的评述,还有不少海外华侨关于新四军的文电,都是很有价值的佐证,但是编入《新四军》历史资料丛书的哪一册都不合适,最好另编一册。我请他带上已有的资料来南京面议。与此同时,国防科工委的编辑组,负责编辑国民党关于新四军的文电,也提出: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等国民党民主派关于新四军的文电非常重要,但是和国民党军政当局那些污蔑、攻击新四军的文电编在一起,显然是不合适的。我们讨论的结果是,应该将民主人士、海外华侨、国际友人关于新四军的文电,专门编为一册,并由孟军他们那个编辑组兼任这项工作。我将这个意见报告丛书编审委员会主任叶飞和副主任张震、唐述棣,他们立即同意。叶飞还指示,要将这一册作为《参考资料》的第一册,放在国民党资料和日伪资料的前面。
 
这是第一次有这样一本关于新四军的专集。其中,有文电编入的华侨,来自美国、英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缅甸、马来亚(今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古巴、巴拿马、澳大利亚。有著述编入的国际友人,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苏联、德国、奥地利、日本、朝鲜。这些文电生动地说明,新四军英勇抗日,深得海外华侨的同情和支持,在国际上也有广泛的影响。
 
编纂这样一本专集,搜集资料同样很不容易,还要翻译、选择、考证、鉴别、注释。孟军他们付出了许多心血和辛劳。试举一例。他们买到了1939年在英国伦敦出版的伊斯雷尔·爱泼斯坦的著作《人民之战》,初步翻译,有一章专写新四军。孟军很兴奋,但是他知道爱泼斯坦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能不能称为国际友人?孟军特地到北京拜访了爱泼斯坦。爱泼斯坦说,他1957年才取得中国国籍,1964年才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的身份是美国合众社记者,应该是国际友人吧!爱泼斯坦很高兴选入他的著作,特地请一位友人将这一章译成中文,自己又做了细心的校对。
 
《新四军》历史资料丛书的《参考资料(1)》和《参考资料(3)》,分别于1992年6月和10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孟军这才真正离职休养。听说他此后热心练习书法,我特送了他一组湖州毛笔。2002年孟军邀我一起到鄂豫边界的鸡公山避暑,我们在山上过了一个愉快的凉爽的夏天。这时我才知道,孟军并不是通常那样练习书法,而是用端端正正的小楷,在毛边纸上抄写《毛泽东选集》,每天两小时,从不间断。2019年10月我和他通电话互告近况。他说《毛泽东选集》早就抄完了,接着抄四大名著,已经抄完《三国演义》,开始抄《红楼梦》了。
 
这样一位热诚勤奋的人,谨慎自律的人,宽厚和善的人,竟然在这场突然袭来的疫情中倒下了,怎能不叫人惋惜心痛!
 
2020年1月30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