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吴东峰:无将军军衔的首任军长尹先炳 (上)

吴东峰:无将军军衔的首任军长尹先炳 (上)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评衔时,爆出了一条新闻:时任解放军第十六军军长的尹先炳,因“生活作风错误并屡教不改”被授予大校军衔。战争年代威风凛凛的“朱德警卫团”团长尹先炳,竟成为解放军七十名首任军长中唯一一位无将军军衔的军长。
 
尹先炳1950年曾任职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副司令员,为副兵团职级干部,“大校”则相当于“正师”,中间隔了准兵团、正军、副军、准军,等于是降了5级。
 
那么尹先炳是何许人?有何战功?又为何被降级授衔呢?
 
 
打下乌鸦要吃鸡
 
抗战老战士、著名作家王林回忆,1936年“西安事变”时初见尹先炳,印象不是太深,但王对尹有解救之恩。是时,在张学良卫队从事兵运工作的王林到伪“俘虏收容所”解救一批在甘肃境内被俘的红军,尹先炳就在其中。王林知道尹是连长,还有一位指导员魏国运(当时名魏贵根,1964年少将),胸膛还有子弹孔。文革中,造反派要王林交代尹先炳在伪“俘虏收容所”情况,王林写道:“我并没有看他们在伪‘俘虏收容所’的档案,也不知道伪‘俘虏收容所’的档案,在正式接收时如何处理的。”
 
1939年秋,王林受冀中区党委以冀中行署的代表的名义,到国民党河北省鹿钟麟政府要求赈济(是年冀中有大水灾),借此侦查鹿钟麟、朱怀冰(国民党冀察战区副总司令兼政治部主任)的反共动态时,又一次见到尹先炳。
 
此时的尹先炳今非昔比了。他已是赫赫有名的八路军冀西独立旅旅长。王林见到尹时调侃说:“当司令啦!还挎着盒子枪,枪法怎么样啊?”此时,一只乌鸦在远处树上叫,便说:“你要是把它打下来,我请你吃鸡!”尹先炳眼睛一亮,举起枪“啪”的一声,乌鸦便一命呜呼,掉了下来。
 
王林回忆,尹先炳洋洋得意,把盒子枪一收,握起右拳,翘起大拇指往身后一指:“走,吃鸡去!”
 
当王林与尹先炳说刚到赞皇时,看到一支装备精良,行色可疑的队伍时,立即引起了尹先炳的重视。因他刚接到八路军总部密报,言国民政府任命的“晋察冀游击纵队”司令赵桐从重庆接受了蒋介石的密令,已带着一批特种训练的特务人员向晋察冀边区挺进(又一说为带队北上抗日),企图与其旧部会合。后,尹先炳遵照八路军总部密令,派部队跟踪追击,于赵桐率部过正太铁路后给予全部歼灭。
 
 
贺龙救了他一命
 
尹先炳为湖北汉川人,贫苦农家出生,1930年参加红军。王林在他1940年1月17日日记里,曾如此记述尹先炳儿时经历:
 
“小的时候给人家放牛,总受气,叫人瞧不起,他便用各种淘气的方法和这个打架,报复那个,或者领着一大群小孩和外村人打架,他看见当兵挺横挺神气,可以欺负人,于是也想神气威风一下子。当了排连长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是革命,就知道打土豪,不被人消灭,找快活,拼命,动摇是可耻,该死。”
 
红军时期,尹先炳曾差点被打成“改组派”分子。尹先炳回忆,“把我捆了一个星期,班长和我好,捆的时候表面上很用劲,实际上挺松的。”上面准备处理尹先炳时,幸亏遇到了贺龙。贺龙看到尹先炳被五花大绑,问:“捆他干什么?”答:“改组派。”贺龙说:“什么改组派?他是放牛的,我知道。”
 
贺龙的一句话,使尹先炳死里逃生。尹先炳回忆,当时改组派专门成立了一个连,打仗时,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缴了好枪不准用,一律送其他连队。“改组派”每人只发十发子弹。因此打成改组派,不是被自己人砍头,就是被敌人打死。
(朱德警卫团)
 
1937年,尹先炳任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该团又称“朱德警卫团”,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中央军委特务团。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警卫团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总部特务团”,9月又称“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部特务团”。尹先炳言,自己接手时,该团扩编为“三三制”的大团,辖3个营,9个步兵连,3个直属连,3个营属机枪排,共2300余人,神气又威风。
 
八年抗战中,尹先炳率部跟随八路军前总指挥部驰骋华北战场,担负着保卫总部,执行作战警戒和发展地方武装等任务,先后参加了反敌“九路围攻”、“黄崖洞保卫战”等著名战役,威震华北。
 
黑水河一仗崭露头角
 
元氏黑水河围歼仗,是尹先炳在抗日战争中指挥的一场经典战例。
 
流经河北石家庄元氏县的黑水河是季节河,虽地势平坦,但沟壑纵横。平时黑水无水,深处为沟,浅处为滩。1940年3月,尹先炳指挥冀西游击总队和元氏县独立营在此打了一场漂亮的围歼仗,全歼日军士官训练队,缴获大量武器装备。
 
当地村民称,黑水河战斗从上午10时左右开始,一直打到下午6时左右,最后以火攻歼灭了拒不投降的60名日军尉官和军士,共毙日伪军200余人,其中100多人是日军,生俘日军3人,缴获了1门山炮和3挺轻机枪。
 
当地村民称,黑水河战斗打得惊心动魄,一波三折:初始日军来犯,八路军边打边退,诱敌于黑水河滩;继而,于黑水河两岸高地设伏,分割围歼,包抄退路;最后,60名日军尉官和军士龟缩于河西岸一座仙姑庙,拒不投降,八路军屡屡冲锋不克,伤亡惨重。指挥官大怒,以火攻全灭之。
 
当地村民称,打扫战场后,部队转移到杨家寨、南正、北正、东台城、西台城等地休整。随后日军派飞机进行轰炸报复。八路军用机枪、步枪进行防空射击,在元氏赞皇交界处的杨家寨南山击落日军飞机一架,其余敌机调头逃走。
 
黑水村民对此仗记忆犹深,但皆不知此仗的指挥员为大名鼎鼎的抗日英雄尹先炳。笔者叹:沧海桑田,世态炎凉,常使英雄泪满襟也!
 
尹先炳晚年回忆黑水河之战言:“仙姑庙坐落在大沟以西,庙墙很高,全是青砖砌成,十分坚固。庙的正前方有一片毫无遮拦的开阔地,很难接近。敌人退守大庙后。就在大门口架起了两挺机关枪,封锁着我军前进的道路。如果有重武器的话,放他几炮,很快就会解决问题。但那时我们哪有重武器呢,就是步枪、弹药也少得可怜。我亲眼看到部队组织的几次冲击,一次次都被打了回来。”当时,尹先炳下定了以残忍手段火攻灭敌的决心:“如果我们再不能消灭大庙里的敌人,战斗拖延下去,敌人就会被援兵接走。他们不是一般的敌人,他们回去以后都是指挥官,必须一个不剩地消灭掉!”
 
战史称,黑水河围歼战,是抗日战争中冀西地方武装首次大捷,受到了八路军一二九师和晋冀豫边区纵队通电表扬。尹先炳以决心果断,部署周密,反应灵活的指挥作风,受到刘伯承师长的高度赞赏。
 
1940年,为了准备百团大战,冀西游击总队与晋冀豫边游击纵队第二团、赞皇独立团等部队合编为新编第十一旅。尹先炳升任旅长,秦基伟任副旅长,下辖3个团。在此期间,秦基伟配合尹先炳行军作战,共事年余,与尹先炳关系甚笃,友情密切。
 
笔者查《秦基伟日记》,从1939年5月21日初识尹先炳,到1940年12月19日分别,秦基伟在日记中共有十多篇记录了尹先炳指挥作战的情况,有褒无贬,屡战屡胜,几无败绩。秦基伟对尹先炳作战才干的钦服之意油然而见。
 
中原野战军1纵指挥员合影。左一为尹先炳,左二为王辉球。
 
毛主席曾说:
 
按你战功可授中将军衔,玩一次女人,减一颗豆;玩二次女人,再减一颗豆。批评的就是这位。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同舟共进》2020年3月刊首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