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吴东峰:无将军军衔的首任军长尹先炳(下)

吴东峰:无将军军衔的首任军长尹先炳(下)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评衔时,爆出了一条新闻:时任解放军第十六军军长的尹先炳,因“生活作风错误并屡教不改”被授予大校军衔。战争年代威风凛凛的“朱德警卫团”团长尹先炳,竟成为解放军七十名首任军长中唯一一位无将军军衔的军长。
 
尹先炳1950年曾任职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副司令员,为副兵团职级干部,“大校”则相当于“正师”,中间隔了准兵团、正军、副军、准军,等于是降了5级。
 
那么尹先炳是何许人?有何战功?又为何被降级授衔呢?
 
 
用手指拃量地图作战
 
1949年2月19日,接中央军委命令,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和豫皖军区独立旅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原一纵司令员杨勇、政委苏振华分别升任第五兵团司令员、政委,原一纵副司令员尹先炳任十六军军长,下辖第四十六、第四十七、第四十八师,归第五兵团建制。
 
尹先炳指挥作战有股拼命劲头,不吃不睡,无休无止,不达目标决不罢休。1949年4月初,渡江战役开始,尹先炳到安庆渡口精心准备,组织渡江,连续七天七夜,通宵达旦工作。登陆成功后,尹先炳乘第二批船到达南岸,因疲劳过度,竟昏厥一日,由担架抬着行军。他苏醒后,躺在担架上且行且停,听读电报,口述命令,指挥全军迅速前进。
 
而后,挥师北渡长江,进至南溪地区,歼国民党军第三四六师2000余人,占领岷江东岸的任家坝、篦子街,歼国民党军第一〇五团大部。其后,强渡岷江,攻占乐山,歼国民党军第七十二军一三五师警卫辎重营、山炮连700多人,乘胜抢占夹江、洪雅,俘国民党军第三军副军长沈开越。
 
据叶青松《人民解放军第十六军首任军长》文记载,尹先炳在组织部队行军时,喜铺展军用地图,以叉开拇指和食指一拃一拃度量距离,基本不用指挥尺。小拃一百二十里,大拃一百八十里。故其属下师长团长背后发牢骚:“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尹军长一大拃。一大拃,就是一百八。乖乖隆嘀洞(军中流传语,太可怕的意思)!”
 
1949年8月,十六军接到向大西南进军的命令。尹先炳不顾西南地区山高水险,指挥行军仍然每天一拃。部队从玉山县开始,西“拃”到萍乡,参加完衡宝战役后,转“拃”到湖南宝庆,又“拃”到贵州,而后打贵阳,继续西进毕节入川。到11月1日,十六军进至洪江、黔阳地区,完成了毛泽东、中央军委赋予十六军和兄弟部队对“西南诸敌应采取大包围、大迂回动作”的任务,切断了国民党军南窜外逃的退路,实现了“大兜击”的战略意图。
 
1950年1月,尹先炳率十六军回师贵州,进驻遵义。同月,尹先炳任第五兵团兼贵州军区副司令员,并兼任十六军军长,军政委陈云开。1950年1月12日,刘伯承通知尹先炳到重庆谈话,主题是集中主要精力抓剿匪。不要五个指头按跳蚤,五个指头按五个跳蚤,结果是一个跳蚤也按不死。事后,尹先炳回忆,当时部队流露出“贵州几个毛匪,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一把跳蚤,顶不起一床被窝”等轻匪思想。刘伯承的谈话,为尹先炳敲响了警钟。”
 
1950年6月,贵州军区发起名为“瓮安、余庆、湄潭铁壁合围战役”的剿匪行动。尹先炳指挥部队,对盘踞在瓮、余、湄三角地区的股匪层层包围,被剿地区,垭口设岗,渡口布哨。是役持续20余日,歼灭匪首王福堂以下3000余人。后尹先炳又先后发起了“石(阡)岑(巩)合围”、“长(顺)紫(云)惠(水)合围”等一系列清剿土匪的战役,皆获大胜。
 
据十六军老战士言,在贵州剿匪的日子里,尹先炳住在城基路一栋小楼上,日以继夜,通宵达旦地指挥作战。尹军长卧室里除了一部电话机外,一溜摆开5部无线报话机。为了保密,在与剿匪部队联络时,一律用生意人“老板”呼叫。尹军长在军区是三号,故都称之为‘三老板’。每至作战紧张时,该小楼“三老板”之声此起彼伏,频率极高。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尹先炳的孩子都一直呼称其为“三老板”。尹先炳晚年每每言此,都会忍俊不禁,豪迈大笑。
在山高林密的西南山区,尹先炳指挥行军仍然每天一拃
 
中国军队第一支机械化部队
抗美援朝中的尹先炳
 
1952年12月下旬,尹先炳率十六军在国内接受全苏式机械化改装后入朝参战。
 
在这之前,毛泽东接见了十六军军长尹先炳和政委陈开云。尹先炳回忆,毛泽东指挥十六军军部要成为陆海空联合指挥所,军部领导人要自学一些海空知识。十六军行动在出国前要直接报告军委。十六军是当时中国军队里唯一的一支机械化合成军,除了原装的红军老底子主力部队外,还辖有高炮师、铁道兵师,师里都辖有坦克团。
 
十六军入朝后,被放在朝鲜战场的西海岸机动位置上,担负反空降和抗登陆的作战任务。初时,尹先炳雄心勃勃,撸起袖子,曾想打一个大反击战,在全军的防御正面,组织一次步、炮、坦克协同的大动作,将战线前推20公里,直捣铁原机场,拿下美第八集团军前指,但遗憾的是此计划未能如愿实施。
 
正值尹先炳作好大仗预案时,志愿军副司令员杨得志打来电话:“敌人要签字啦,我看你们就停下来吧,别打啦!”据云,当时尹先炳把手中的红蓝铅笔狠狠地往桌子一摔,破口大骂:“美国佬,你啷个老是跟老子过不去嘛!”
 
二野老战士黄继述回忆言,尹先炳与王近山是二野的两朵花,都受到过毛泽东的表扬,也都犯过相同的错误。1955年授衔,二野名将尹先炳凭资历和战功应该授予中将军衔,最后却被降为大校。原因就是尹先炳生活作风问题被中央点名处分。据云,当时授衔预案中尹先炳初定为中将。因为其生活作风问题被中央点名处分而改授为大校。毛泽东闻尹先炳腐化堕落事,雷霆震怒:“按你战功可授中将军衔,玩一次女人,减一颗豆,玩两次女人,再减一颗豆。”
 
尹先炳没有被授予将军军衔,但仍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自由独立勋章,成为其时解放军中唯一一位有将军勋而无将军衔的特殊人物。
 
(以下删去750字)
 
…… ……
 
 
“文革”中坚定的“拥邓派”
 
 
尹先炳被贺龙救过一命,曾任“朱德警卫团”团长,“文革”中是坚定的“拥邓派“
 
1958年4月,尹先炳调任解放军政治学院物资保障部副长,后任解放军政治学院院务部副部长。该院人员反应,尹部长在非正式场合基本不穿军装。1965年6月1日,解放军废止军衔制度后,才看到他开始穿军装。
 
个子不高,略显体胖的尹先炳圆头大脑,三角浓眉,目光如箭。王林之子、文史学者王端阳先生如此向笔者描述尹先炳军长的外貌。他说,虽然从未见他穿过军装,但一望可知为豪杰之士,李逵式的人物。
 
1975年,时任昆明军区文工团创作组创作员的王端阳,为迎接建军五十周年,参加了创作以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为背景的话剧《挺进中原》,并来到北京采访二野的一些老同志。
油画《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 (徐明华 杨波)
 
在王端阳的采访人员中有周希汉、杨国宇、吴效闵、陈斐琴、陈赓的夫人付涯、刘友光、潘炎、唐平铸、柯岗和曾克夫妇、沈伯英、鲁之沫等几十位老将军老同志。王端阳的父亲王林看了名单后,对王端阳说:“怎么没有尹先炳?他可是二野最有名的战将啊!”
 
王端阳由此成为尹先炳家的小客人,并和尹先炳叔叔几成忘年交。
 
1975年的中国是一个特殊的年份,邓小平复出同时也是邓小平再次被打倒的年代。王端阳回忆,二野名将尹先炳那一阵经常到家窜门,为他父亲王林传递许多高层内斗的“小道消息”,如高层领导讲话、还有中央的内部文件等等。王端阳说,尹先炳与杨勇、苏振华关系都很铁,尹先炳绝对是一位铁杆“拥邓派”,当时讲的话都是“妄议中央”的反动的言论,我都不敢记。
 
1979年尹先炳病重住北京三〇一医院。秦基伟从一位老战友处闻知,立即赶往看望。当看到尹先炳住在一间普通的双人病房时,他心情很不好受,特意找到医院领导,告诉他们:“尹先炳是我的老领导,是一位资格很老的老同志,战功很大的大英雄。你们安排他住两人一间房,是不合适的!” 三〇一医院由此以“秦基伟老领导”名,给尹先炳调了单间。秦基伟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
 
1980年代后,在杨勇、苏振华等二野老同志的推荐下,解放军总政治部有关部门拟定了尹先炳出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方案,尹先炳亦答复同意一月后前往报到。
 
1983年1月6日,杨勇与徐立清两将军同日于301医院去世,尹先炳惊闻噩耗,悲伤过度,当晚脑溢血发作住院。
 
2月10日,尹先炳紧随杨勇、徐立清两位老战友驾鹤西去。
(本文素材来源于黄继述、王端阳及有关十六军老战士的采访,并参阅宋任穷;刘华清;秦基伟、麻星甫、叶青松、张福云等有关文章,和《秦基伟日记》、王林日记及文革交代材料等)
 
《同舟共进》2020年3月刊首发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