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雷公嘴,霹雳火,轰轰烈烈我先走
——纸上谈兵点评
 
1
 
刘亚楼将军,福建武平县湘店大洋泉村人,建国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空军司令。将军潇洒英俊,性烈如火,人称“雷公爷”。故空军流行口头禅:“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
 
刘亚楼将军下部队常戴白手套,以拭窗格、门背、墙角,若有灰尘,必遭痛骂。故部队又流传口头禅曰:“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刘司令来检查。”
 
刘亚楼将军召集会议,一不准抽烟;二不准喝茶;三不准摆水果。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若有人发言不着边际,将军即斥之。
 
 
刘亚楼将军重仪表,爱整洁。衣冠合体,领扣不松。衣角、袖口、领口不容半点污渍;军衣、便装、西服,不见丝毫皱褶。按时修面、理发、剪指甲。威风凛凛,风采熠熠。某日外出,上车时,忽转身急回屋,盖见袖口有一点斑渍而换衣也。
 
刘亚楼将军每日回家第一件事,便是擦皮鞋。此盖源于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之习惯。该校明文规定:不会擦皮鞋者不发毕业证书。
 
 
某年,刘亚楼将军率中国代表团参加古巴的国庆节,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不少国家代表团成员解开扣子,脱掉外衣。刘亚楼将军则下死命令一道:就是坐在蒸笼上也要保持中国军人的风度。故中国代表团成员自始至终精神饱满,举止文明。古巴主席卡斯特罗赞不绝口。
  
2
 
1948年9月25日,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前夕。时任东北野战军参谋长的刘亚楼将军忽闻报,国民党将由沈阳空运四十九军增援锦州。将军急令东北野战军八纵炮火封锁锦州机场,以阻其进。
 
次日,八纵司令政委回电请示:“锦州有两个飞机场,东郊机场已几年无用,西郊机场正在使用,请示应该封锁哪个机场?”
 
刘亚楼将军阅报大怒,打电话斥之:“你们两个饭桶,两个机场,一个能用,一个不能用,封锁那个,还用请示吗?你们是吃草的还是吃饭的?”
 
而后,八纵丢失小紫荆山阵地,未报告。刘亚楼将军即挂电话给前线指挥所,得知情况属实后,怒而瞪目挥拳,传令:“不管是‘两条腿’,还是‘四条腿’(骑马的),严惩不贷。司令员也跑不了。”
 
据云,时任八纵政委的邱会作连夜策马赶往前沿,严肃军纪。丢失阵地所在部队的连长枪毙,团长、副团长撤职,师长、司令员处分。命令下达后,该部队官兵知耻而勇,遂夺回小紫荆山。
 
龙书金将军与笔者言,刘亚楼将军任东北野战军参谋长期间。某战斗发起前,将军与参谋们对表。
 
某参谋言:“首长的表慢了。”
 
将军不信,说:“我这是苏联明斯克名表,怎会慢?”
 
又问另一参谋,答亦然。
 
将军大怒,脱表砸于地。一参谋急捡视之,表面四分五裂,时针、分针、秒针“嗒嗒”依然。
 
刘亚楼将军见之转怒为喜,大声说:“你们的表都快了,以我的表为准,发起进攻!”众参谋无一人敢言也。
 
天津战役中,前线总司令刘亚楼命令攻城部队“总攻开始”
 
天津战役发起前,毛泽东和中央军委考虑用三天解决战斗,平津战役总前委书记林彪限定48小时。
 
刘亚楼向林彪立军令状:“只需30小时,便可轻取天津。”
 
林彪、罗荣桓说:“军中无戏言啊。”
 
刘亚楼略一思索,回答:“请按3天上报,但我保证30个小时打下天津。”   
 
林、罗相视一笑。军史载:1949年1月14日10时,天津战役发起,15日15时,天津战役结束。东野大军以29小时攻克天津。
 
3
 
刘亚楼将军治军极严,且铁面无私,下级畏之,同级畏之,上级亦畏之。
    
东野部队某领导,为老资格红军干部。某日,乘火车迁往后方佳木斯,随车装有立柜、梳妆台、沙发等公物。其时,东北局规定,凡迁往后方人员只准携带随身衣物及生活用品。车站人员上车检查,该领导大发雷霆,挥拳打人。
 
忽闻刘亚楼将军到,该领导急蹲车厢一角,向隅埋首。其时,刘亚楼将军示目挥手,数士兵一拥而上,将所有公物搬走,该领导面红耳赤,连大气也不敢出也。
 
××主席和××长嘱管理处某科长随车带一箱香烟。刘亚楼将军上车见之,面有愠色,问:“这么多香烟,给谁吸?”
 
某科长答:“××主席和××长要的。”
 
将军不悦,问:“这么一大箱香烟,不经过政府登记上税,运到佳木斯去,不犯法吗?”
 
科长嘻嘻回答:“首长交代跟你的专列,不用检查。”
 
将军勃然变色,问:“专列带私烟就不犯法吗?快把香烟给我拿下去。”
 
此时专列已开动,某科长再三求情,刘亚楼依然铁面无私,即令专列停车,搬香烟走。刘亚楼将军告某科长说:“××主席和××长找你,就说香烟是我刘亚楼命令拿下去的。” 
 
 
《百战将星刘亚楼》作者钟兆云记,建国后中苏关系一度破裂。其时,各军兵种俄语翻译或改行,或转业,失散殆尽。‘
 
刘亚楼将军则大唱反调,我行我素:“不经过空军党委批准,一个翻译也不准动。对现有的翻译人员,不许随便改行,确实没有翻译工作可干的,可以调回,适当集中使用。”
 
毛泽东闻之不悦,某日召刘亚楼进中南海。
 
毛批评刘亚楼:“你这是与中央唱反调。”
 
刘申辩:“我这是坚持科学。”
 
毛讥讽:“是啊,就你刘亚楼讲科学,你还是国防科委副主任嘛。”
 
据刘亚楼回忆,此次会见不欢而散。毛泽东不理刘亚楼数月。刘亚楼将军请周恩来、罗荣桓、罗瑞卿等人劝“驾”。毛泽东这才挥挥手说:“刘亚楼喜欢说了算,空军就让他说去吧。”
 
毛泽东与刘亚楼亲切交谈    
 
4
 
1847年2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攻打德惠。苏静将军回忆,其时联军已开始大规模用炮,因无集群用炮经验,当时的指挥员将30个炮连,由师至团,由团至营,由营至连,平均配置。有人与刘亚楼说:“此役火力足,差不多一人一发炮弹,必胜无疑。”刘亚楼将军闻之,立即向上级提意见:“一人一发,这是发衣服呀?发衣服也不能乱穿一气呀!”德惠一役,果败。
 
1951年,空军五航校教员刘登机驾驶飞机炫耀飞行,向某地集市俯冲,撞山,致机毁人亡。刘亚楼闻之,大骂“空中流氓”,并建议空军党委给予空军分管训练的副司令员处分。
 
刘亚楼将军勤学习,爱思考,善分析,长归纳,明是非,军事干部有政治家头脑。
 
1964年7月7日,空军某部二营一举击落美国的U—2型飞机。按惯例,此事只须写一捷报上报中央军委即可。而刘亚楼将军则大做“文章”,亲自向中央军委起草报告。
 
报告将二营建国后四战四捷概括为:1959年第一仗是按苏联专家给我们的办法打的;1962年第二仗是一半一半(即有我们创造的一半);1963年第三仗完全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战法;1964年这一仗表明,地空导弹部队不但能在简单情况下作战,而且学会了在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作战。
 
毛泽东阅后大喜,挥毫批示:“亚楼同志:此件看过,很好,向同志们致以祝贺。”
 
罗维道将军回忆言,解放军空军击落国民党U—2型飞机后,刘亚楼代表中央军委、国防部和空军首脑机关专程从北京赴漳州参加祝捷大会。主持会议的一位地方省级领导,讲话含糊不清,东拉西扯。
 
刘亚楼将军当众夺话筒,怒斥之:“你不懂,就不要乱弹琴!”
 
5
 
刘亚楼将军能歌善舞,会拉二胡,弹吉他,吹口琴,尤长于以弹壳吹奏各种歌曲,如《我是一个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将军常与连队战士联欢,表演弹壳演奏,屡屡获彩。
    
某年某日,刘亚楼将军率代表团由莫斯科回国经新疆,当地党政军举行联欢晚会欢迎。
 
一维吾尔族少女表演马祖卡舞。少女舞姿轻盈,旋转如飞,跳至代表团成员面前,诚请共舞。旋转一圈,无一人应答。
 
末了,少女跳至刘亚楼将军前。将军落落大方而起,鞠躬,伸臂,抚胸作恭谦状;少女鞠躬,伸臂作邀请状。
 
将军又鞠躬,继作恭谦状。
 
少女又鞠躬,再作邀请状。
 
如此者三。将军随音乐节拍缓步起舞。在掌声骤起中,将军掏出一块手帕,举过头顶,时而翘起脚尖,作燕子翻飞状;时而高高昂头,作鹰击长空状;时而单腿跪少女裙前,手掌击地“啪啪”响;时而蹲地围少女旋转,两腿交叉踢出,口吹哨音“瞿瞿”响。
 
舞毕,全场掌声经久不息也。其时,广州市市长朱光、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同在。
 
笔者曾闻聂凤智将军言,1950年5月,空军第四混成旅在南京成立(当时对外号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部队”)聂凤智任旅长。
 
新中国第一支航空部队,何故名为四旅?
 
刘亚楼将军曾对聂凤智将军说:“我已考虑好久,还是叫四旅好。叫第一容易产生老子天下第一思想。”
 
同时,刘亚楼将军还决定,空军部队的首位番号,如第一师、第一旅、第一团,都虚位以待,将来谁打得好,就留给谁。
 
刘亚楼将军办公室内挂满飞行员战斗英雄照片,有赵宝桐、王海、张积慧、鲁珉等。每有客来,将军必一一介绍,如数家珍。将军尝言:“培养一名飞行员需要相当于一名飞行员体重的黄金(120斤)。他们是军中之珍,国中之宝。”
 
1964年8月,刘亚楼将军由罗马尼亚回国后,深感疲倦,体力不支。经医生检查方知:肝硬化已至晚期。毛泽东等中央领导闻之大惊,高级干部定期检查身体制度由此始也。
                 
(本文资料来源于龙书金、罗维道、苏静、聂凤智、吴法宪等采访笔记,并参阅钟兆云著《百战将星刘亚楼》、张正隆著《雪白血红》等著作和文章,始发于2002年1月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开国将军轶事》,有局部增删修改。部分照片来源于钟兆云著《开国上将刘亚楼与高层人物》(人民出版社),特此致谢)
     
文 | 吴东峰 
编校 | 杨梅
图 | 吴东峰私藏  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话题:



0

推荐

吴东峰

吴东峰

16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军旅作家。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平、陈士榘、陈锡联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作有《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个人微信公众号:吳东峰军事书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