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小编按语:香港回归是改革开放的重要成果,香港是否驻军、及如何驻军?是香港能否顺利回归的关键问题。军旅作家吴东峰在20年前采写的这组香港驻军的揭秘报道,值得一读,令人沉思。当年,解放军和平进驻香港,风平浪静,海不扬波,为香港社会的稳定与繁荣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香港部队在和平进驻香港中表现卓越,这就是孙子兵法所言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列兵徐德华答记者问
 
这是一张年轻、纯朴的脸孔,带着一点紧张、兴奋的神情。驻香港部队步兵旅一连新战士、列兵徐德华面对众多记者的提问,流利地回答了有关香港法律的问题。尽管小徐入伍才一年时间,但他对香港法律的熟悉程度,使采访者普遍感到惊讶。
 
问:1997年7月1日后,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什么样的社会制度?
 
答: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问:如果香港特别行政区需要驻军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可向哪一级政府请求?
 
答:香港驻军只负责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不干预地方事务。如香港特别行政区需要驻军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
 
问:香港驻军到香港后须遵守哪些法律?
 
 答:除须遵守全国性的法律外,还须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
 
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由谁负责管理?
 
答:由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
 
问:外国军用船只和外国国家航空器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须经哪一级政府批准?
 
答 :须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
 
问:香港本地成文法律有对驻军的规定吗?
 
答:香港本地成文法中有100多条条例和附属立法中有有关驻军的条文。其主要内容包括五个方面:一是驻军的军事设施的保护;二是驻军在执行任务时享有的豁免权;三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四是驻军应履行的特定义务;五是对驻军合法权益的保护。
 
问:在香港如有随地吐痰或乱写乱画,将会受到什么处罚?
 
答:将受罚款500港元或监禁3个月的处理。
 
问:香港法律对户主保持市容清洁有哪些主要规定?
 
答:法律规定每户信宅商号、商行、工厂不但内部要清洁,而且天台、空地以及前后左右6公尺范围内均要清洁。
 
问:在香港因嬉戏打闹而骚扰了居民或他人是否违法?
 
答:是。因嬉戏打闹骚扰了居民或他人,可受到罚款500元或监禁3个月的处罚。
 
问:在香港可以拣拾垃圾堆里的有用物品吗?
 
答:不能。在公众地方的任何垃圾堆里中拣拾物品,均属违法。可被处罚500元或监禁3个月的处理。
 
问:在香港能将废弃的物品扔在海上吗?
 
答:不能。将废弃物品扔在海上,可被判罚款5000港元及监禁6个月。
 
问:如果在香港你捡到东西,一下子又找不到失主,该怎么办?
 
答:应将失物交给就近的警察或保安人员,并登记签名。一般来说,失物交给警方三个月后无人认领,捡到失物者便可取得该物。在香港"路不拾遗"是一种法律责任。如果捡到物品据为己有,属于偷窃行为。同样买东西时,卖主如果多找了钱或多给了东西,你不退还,也属于犯了盗窃罪。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小徐在回答问题前,他总是先说:请允许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当回答问题完毕时,他说:"如果我的回答能使您满意的话,我很高兴。"
 
据了解,为了遂行香港防务的需要,驻香港部队通过多种途径让干部战士学法知法,专门下发了《基本法一百问》《香港法律读本》《香港现行法律汇编》等书籍,以增强官兵在特殊环境中遵守特殊法律的自觉性。比如有一道法律问答题是《在香港,光讲"火灾就是命令"行吗?》,这道题目使官兵们懂得:在香港驻军实行封闭式管理,即使是抢险救灾和维护社会治安,也要履行法律程序,当然更不能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地方事务了。
 
在香港驻军,严明的纪律观念正在融合进文明和法制意识之中。
 
广州军区某卫生干部是一位心细如针的人。他到香港驻军陆军某部四营蹲点时,特意戴上一双白手套。墙壁上没有一点印痕,地上没有一丝痰迹,草坪上也没有一片纸屑,这并没有使他满意。他戴着白手套专门擦拭打扫不到的角落。一个星期过去了,人们看到,卫生干部手上的白手套依然洁白如初。当然,更使这位卫生部长感慨的是,香港驻军官兵对香港法律的熟悉程度:随地吐痰、乱写乱画,将受到罚款500港元或监禁3个月;将弃物抛扔海上,将受到罚款5000元港元及监禁6个月;因嬉戏打闹骚扰他人,将受罚款500港元或监禁3个月;向他人挥虚拳会被指控为恐吓罪;捡到他人物品不交公属于偷盗行为;……  
 
和香港驻军有关的法律条文,这里的官兵都能熟记在心,并身体力行。
 
笔者向时任广州军区政委的史玉孝上将汇报工作。在香港回归前,他曾向笔者介绍了江泽民、刘华清、张震等中央和军委领导视察香港部队的情况,他在实事求是地解决香港部队的组建及进驻的政治思想等
方向性问题上,功不可没。
 
"一个是威震四方,一个是仁义之师"
 
“司令员刘镇武的名字是威镇四方的镇,威武之师的武,政委熊自仁则是仁义的仁,他们两位一位威武,一位仁义,代表了驻香港部队是一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
 
1月29日,国务院港澳办公室政务司司长在主持记者招待会时,风趣地介绍了驻港部队司令、政委的名字,获得了大陆和香港记者的满堂喝彩。
 
无论是威武也好,仁义也好,在当今社会里都离不开文化素质的提高。这是记者在驻香港部队采访中得出的一个印象。
 
从士兵成长为将军的司令员刘镇武就是个"书迷"。这位博览中外名著精通古今战法的将军,常看的书有《毛泽东军事著作》《战争论》《朱可夫回忆录》《资治通鉴》《莎士比亚全集》等。在集团军工作期间,他运用"封闭原理""耗散原理"等科学管理方法管理部队,收效显著。他负责组织和参与编写的《军队科学管理》一书,成为部队的畅销书。
 
才思敏捷的驻香港部队政治委员熊自仁,具有丰富的政治工作经验。这位从汉江平原走出的将军,当年曾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担任宣传科长。他主动请缨跟随穿插部队到最前线,写出了一篇篇感人的战地通讯。他任领导干部期间,自修了西安政治学院政治系的课程,写下了10万字的心得笔记,《民主决策和领导素质》《领导决策中的辩证法》等20多篇论文在军内外报刊发表后赢得一致好评。
 
在百忙之中,香港驻军副参谋长陈知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他说只谈一个小时。果然,采访结束后,我们一看表,不多不少正好一个小时。
 
这位湘军世家的后裔、中国著名大将陈赓的儿子似乎对时间观念有着更深刻的紧迫感。他说:"我太公陈翼怀在清朝时当过湘军管带,父亲13岁也参加过湘军。香港是在清军手里失去的。我们希望时间走得快些,香港早些回归,因为我们等了一百年了;但同时又希望时间走得慢些,因为我们想把部队建设得更好再进香港。"
 
但是,他摇了摇头说:"不行啊,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了。时间是无情的,历史是无情的。"
"你使我重新认识了中国军人"
 
副司令员周伯荣60年代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这位长期从事战略研究的学者型军人,并非只埋头于书斋,他到过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等国家考察,会开汽车、坦克,驾驶过英国的旋风式战斗机。1988年初,周伯荣被选派到英国皇家国防研究学院学习,这座由丘吉尔建议创建的英国军事系统的最高学府,在西方盟国军界享有很高的声望,每年仅在全球招收80名军界精英深造。周伯荣荣幸地成为该校有史以来第一名中国学员,而且成为这一期学员中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学院院长、英国皇家空军上将麦克·阿米塔奇十分欣赏这位来自古老中国的学员。他对周伯荣说:"以前我对中国军人的印象是勇敢善战,但缺少文化,你使我重新认识了中国军人!"
 
中国军人的文化素质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那一天早餐的咖啡桌上,坐着三位穿不同军服的军官,他们是香港英军司令邓富乐、香港保安司令欧士培和中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伯荣。餐桌上的谈话是随意轻松的,何况又是同一专业同一期的同学。即将离任的英军驻香港司令邓富乐把摆在桌上的一面袖珍旗推到周伯荣面前,诙谐地说:"这代表香港,就要交给你了。"周伯荣顺势把旗子从自己的面前拿起来,摆在香港保安司令欧士培面前。他用同样诙谐的口吻说:"请你把它保管好,97年我来接收它。"
 
这一幕虽然是同学之间的玩笑式的许诺,但也不无巧合。8年后,周伯荣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香港驻军副司令员。而到了1997年7月1日,他果然要到香港,从他的同窗手里接收香港的防务。
 
在采访中记者接触了上至司令、政委,下至排长近百名军官,不论是政治干部还是军事干部,机关干部还是基层干部,给人的感觉是有文化、有水平、有教养、有风度。
 
《美丽的紫荆花》是话务连女战士张琳在录像带中灌制的歌唱香港的歌曲,当人们聆听到她甜美歌声时,也许不会想到,这位美丽温柔的姑娘还是一位优秀的电脑打字员、二级值机员、军区读书演讲三等奖获得者。
 
才二十出头的宣传干事刘笑伟中学时代就出版了诗集《美丽的瞬间》,参军后勤奋写作,又出版了一本诗集和一本报告文学集,还先后在国内数十家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0多篇。他的诗冷眼看世界,静态观风云,被行家们誉为"军旅诗坛新生代"。
 
据香港驻军干部部门统计,仅陆军部队具有中专以上学历的干部占94.5%;大专以上学历的占63.5%;达到四级托福以上英语水平的占22.3%。
 
另外一个数字也证明了香港驻军干部队伍的素质是一流的。陆海空三军中曾受军区以上机关表彰的英模人物有37名,一等功荣立者6人,三等功荣立者占干部总数的30%。
 
一流的人才素质带来了一流的纪律,一流的文明,一流的军人风采。
 
他们将成为第一代在香港服役的解放军官兵。
 
江泽民深情地望着香港驻军军旗
 
一百多年来,南中国海潮起潮落,卷走了多少历史风波。今天这潮声更是格外雄壮、激越。
 
1995年12月6日,新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迎来了它的盛大节日。
 
下午4点20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谢非、广州军区司令员李希林等的陪同下风尘仆仆走向香港驻军营房。
 
了解底细的人都知道,这次视察,江泽民主席是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来的。
 
12月5日,江主席到深圳考察。在两天行程中他要会晤古巴国务委员兼部长会议主席卡斯特罗、会见部分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香港地区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港事顾问等香港各界知名人士,还要实地考察深圳中华自行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康佳电子集团、莲花北村住宅小区、长城计算机集团公司和长科国际电子有限公司。
 
江主席下午一下飞机,就向有关人员交代,一定要把视察香港驻军列入活动计划。
 
中共深圳市委一位领导根据江主席活动情况,满打满算,只能挤出半个小时的时间。他向江主席建议,是否把香港驻军师以上领导召集到宾馆来接见。江主席挥挥手坚决地说:"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到香港驻军去看一看。"
 
这天,在冬日的艳阳下,香港驻军军营更加庄严整洁。在"铸雄师劲旅,扬国威军威";"只争朝夕,不辱使命"两幅醒目的标语牌前,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排着整齐的队伍迎候江主席的到来。
 
仪仗队的最前面,三位身材魁梧的陆海空护旗员护卫着香港驻军的军旗。这是一面三分之二红色、三分之一绿色为底色的新式"八一"军旗。
 
军号齐鸣,钢枪闪亮。威武的三军仪仗队接受它的最高统帅的检阅。身穿深蓝色西装的江主席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近香港驻军军旗前,行了一个庄重的注目礼。此刻,人们看到江主席宽大的脸庞上表情肃穆,眼光里充满着深情和期盼。
 
在香港驻军司令刘镇武少将、政委熊自仁少将陪同下,江主席信步走进香港驻军步兵旅二连。他见战士们正在写政治教育笔记,便从一排四班副班长植银清手里接过他的笔记本,仔细翻看起来。江主席看到笔记本上的字端正清秀,非常高兴。他说:"香港驻军官兵的文化要高,个头要高,政治思想觉悟更要高。你们九七年要进香港,责任重大啊!你们要树立一个很好的中国军人形象。”
 
夕阳西下。在部队礼堂前的一面五星红旗下,江泽民主席对香港驻军官兵作了重要的讲话。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江主席首先用这两句中国古语形容时间的飞快。他说:"现在距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只有500多天了。党和国家赋予你们的任务是很光荣的又是很艰巨的。"
 
为什么是光荣而艰巨的?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深受帝国主义的欺凌,可以说我们很长的一个时期处于列强的欺侮之下,中国人民无时无刻不想摆脱这样一个屈辱的地位。
 
――1997年我们要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的那个地方驻的是英国军队,将来就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
 
――香港长期以来一直在港英当局的管理之下。到97年7月1日我们部队去了以后,香港各界都会关注我们这支部队是个什么样子。你们的一举一动代表中国十二亿人民,你们要树立一个很好的中国军人的形象。
 
讲到这里,江泽民主席抬起头来深情地望着在旗杆顶端高高飘扬的国旗,声音随之激越而高昂:"我想,到了1997年7月1日,我们的五星红旗在香港高高飘扬的时候,举国人民将欢庆这个重大节日的到来。"
 
 "我相信我们全体官兵一定能够完成祖国赋予的光荣而艰巨的使命,守卫这个特别行政区,我预祝你们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从1840年开始,清朝咸丰、道光两代皇帝先后与列强签订了《南京条约》《北京条约》《拓展香港界址专条》等不平等条约。英国通过三个不平等条约,占去了整个香港地区,含香港岛、新界和九龙半岛,总面积1066平方公里。
 
抗日战争胜利后,天皇裕仁向议会宣布向盟军无条件投降,命令所有的日军立即向盟军所属军区将领投降。而蒋介石却在英国政府的压力下不得不宣布:"中国不会派军队去香港接受日本投降,以免引起盟军误解。"
 
旧中国的改朝换代,改变不了中国"割地乞和"的历史。只有共产党人才有能力让英国人重新认识今日之中国,只有改革开放、实行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构想,香港问题才能和平顺利地解决,中国军人才能迎来进驻香港的光荣日子。
 
   
江泽民主席的讲话,使香港部队官兵心潮激荡。
 
第二天一早,一幅飘着浓郁墨香的题词送到了驻香港部队大院:
 
“保持人民军队本色,维护香港繁荣稳定。”
 
这是江泽民主席的嘱托。
 
这是十二亿祖国人民的嘱托。
 
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一百多年历史的嘱托。
 
    (此稿作者吴东峰、郑国联,1996年初,新华社报中办审稿修改后发通稿)
 
文 | 吴东峰     编校 | 杨  梅
图 | 吴东峰私人收藏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话题:



0

推荐

吴东峰

吴东峰

160篇文章 1次访问 2年前更新

军旅作家。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平、陈士榘、陈锡联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作有《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个人微信公众号:吳东峰军事书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