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吴东峰:“新中国第一代维吾尔族将军”|开国将军轶事之曹达诺夫(上)

吴东峰:“新中国第一代维吾尔族将军”|开国将军轶事之曹达诺夫(上)

曹达诺夫.扎伊尔(1920—2007) 

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章。

 

   

鹰鼻蓝眼,西域骑士

                 ——纸上谈兵点评

                     

 

 

1958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政工会于广州召开。

23日上午,毛泽东主席接见与会代表,见一将军鹰鼻蓝眼,面貌迥异,不类汉人,遂驻足,握手,问:“你是新五军的吧?”

其旁一将军介绍:“他叫曹达诺夫,新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维吾尔族人。”   

毛泽东甚喜,指曹达诺夫说:“你是新中国第一代维吾尔族将军。”①

 

毛泽东在广州珠江宾馆接见中,对曹达诺夫说:“你是中国第一代维吾尔族将军。”

 

2001年12月16日,笔者访曹达诺夫将军于广州珠江宾馆,正是当年将军接受毛泽东接见的地方。将军拿出当年接见的珍贵照片,与笔者细述其情其景,仍激动不已。

 

吴东峰采在新疆乌鲁木齐采访曹达诺夫将军

 

此前的1955年9月,曹达诺夫将军入京参加总参动员部兵役动员会议,宿京西宾馆。9月30日,将军突然接总干部部通知:下午四点钟至中南海怀仁堂开会。

将军问开什么会?无有一人说清楚者。

 

下午三点半,将军等被一辆面包车送至怀仁堂。下车后,曹达诺夫将军被引领进一屋。

一位年轻女服务员笑盈盈而至,指将军胸前解放军臂章,说:“把它取下。”  

将军不解,取臂章。

又说:“把衣服脱了。”

将军甚奇,脱衣服。

又说:“把裤子脱了。”

将军大惑,呆如木鸡。

女服务员笑笑,指靠墙边的一只紫红色的木箱说:“首长,请把这套礼服换上,才能进去参加会议。”

将军释然,好奇问:“这是什么衣服啊?”

女服务员笑答:“你自己看。”

曹达诺夫将军打开箱盖,眼前一亮。一套璀璨耀眼的将军礼服赫然居中,蓝莹莹者,领边、袖头、裤中均镶花边饰条之上下礼服也;红丹丹者,大沿帽配圆型“八一”红五星帽徽也;黄灿灿者,一个“豆”的少将领花和金丝肩章也。

 

曹达诺夫忆此格外兴奋。是日,将军穿上崭新的少将礼服,参加了我军最高规格的授衔仪式。将军回忆,那天授衔授勋大会上,毛泽东为元帅、大将授衔,周恩来总理主持大会。

 

毛泽东为元帅、大将授衔

 

 “我们这批有幸参加者见证了这一庄严的历史时刻。” 曹达诺夫又补充道:“会后看梅兰芳唱京戏,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那一招一式确实好看!”②

将军是年35岁,为中国人民解放军55年授衔之少将中最年轻者之一。

                  

 

2002年7月31日和8月9日,笔者与广东新闻界同仁吴江、苏毅等赴新疆观光学习,有幸在乌鲁木齐两次家访曹达诺夫将军。曹达诺夫将军见笔者,第一句话就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曹达诺夫见笔者,第一句话就是:“有朋之远方来,不亦乐乎。”

 

将军宅花果飘香,喜气洋洋。曹达诺夫偕夫人盛装出迎,会客厅桌面上早已堆满了哈密瓜、葡萄、奶酪,及各种干果,五颜六色,格外诱人。

 

曹达诺夫将军偕夫人盛装出迎

 

将军对新疆风物如数家珍。

他说,“克拉玛依”译言是“黑色的油山”,“乌鲁木齐”译言是“优美的牧场”,“马扎”是坟墓,“巴扎”是市场,某某斯坦就是“某某草原”。

又说:“苏联人吃饭眼睛饱,汉族人吃饭嘴巴饱,维族人吃饭肚皮饱。”意为苏联人吃的东西讲究好看,汉族人吃的东西讲究味道,维族人吃的东西才是真正的讲究营养。  

又说,新疆之戈壁与酒泉以西之戈壁不同。前者为碎石块堆积,由山岩崩塌而来;后者为鹅卵石堆积,由洪水冲刷而来。

又说,长于雪线以上为真雪莲,长于雪线以下为假雪莲。将军言,雪莲其生必成双成对,雄者大,雌者小。不同根亦不并生,相距一丈以上,见其一,必可得其二。雪莲有耳,稍有动静,便缩入雪中,即便挖雪三尺,亦不得也。③

 

1947年3月,曹达诺夫将军率部穿越克拉玛依沙漠。某日中午,见沙漠中有一片黑沼泽地,寸草不生。下车视之:正中有一块“咕嘟咕嘟”直冒黑泥水,约三米见方。将军诧异,问当地人后才知道:“这个黑泉叫克拉玛依(黑油),可以润滑马车轴。”

将军谈此尤为兴奋:“你们一定要去看看。如今这里已经成了大油田了!”

 

 

地大物博的新疆,是曹达诺夫将军的挚爱,也是他的骄傲。④

 

 

 

曹达诺夫将军1920年12月出生于新疆伊宁,童年于阿拉木图其来克乡度过。故将军言:“我有两个故乡,一是中国新疆的伊宁;一是哈萨克斯坦国的其来克乡。”

将军父亲名尼扎木丁,出生于阿拉木图其来克乡。

1918年,苏联红军追击“白匪”至其来克乡,滥杀无辜,人心惶惶。尼扎木丁一家随“白匪”流亡新疆伊宁。

1924年苏维埃政权实行新经济政策,尼扎木丁偕全家回返,开铁匠铺,做小生意,生活渐富裕。

1929年苏联实行集体化,个体经济被消灭,尼扎木丁又携全家“偷渡”回伊宁。⑤

 

曹达诺夫将军兄弟五人,其年最少。四位哥哥均以打铁为生,供将军一人读书。将军于乌孜别克小学读书时,凡暑假即步行至胡地亚于孜乡、克伯克于孜乡贩酸牛奶、奶酪、玉米棒子等,回伊宁走街串巷,高声叫卖。所得收入一补学费之不足,二作零花钱用。

将军年少聪慧勤勉,先就读伊犁中学,毕业考试时名列榜首,被包送入“高师”,而后考入新疆学院,专攻畜牧业。1942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新疆建设厅迪化南山种马场,后调回伊宁墩买利街口奶牛场当技术员。

曹达诺夫晚年与笔者言:“青年时代只想学技术,对政治不感兴趣。”⑥

 

青年时代的曹达诺夫(上)

 

曹达诺夫将军回忆,1949年9月,将军应总政治部邀请,进京参加国庆观礼。同行有十三师师长伊敏诺夫,十四师师长依不拉因拜。入京乘小飞机,途中要在哈密、酒泉、兰州、西安、太原先后加油。

经西安时,彭德怀、习仲勋、甘泗淇等西北局领导设宴欢迎。

宴中,彭德怀元帅言,中国人很聪明,会做各种各样的菜,光是一种鸭舌头就能做出好几种菜。哪个国家都做不了中国菜。

彭总又言,中国人把聪明才智都用在了吃上,如果用在科学文化上,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落后。

将军感慨说:“彭老总这番话,看得深,有水平,至今仍印象深刻。”⑦

 

(本文始发于2006年版解放军文艺出版出版的《开国将军轶事》续集,2019年3月25日夜修订)

(本文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及军事书屋公众号,照片部分来自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未完待续)

 

本文资料来源

 

①曹达诺夫,2001年12月16日广州采访笔记。

②曹达诺夫,2001年12月16日广州采访笔记。

③曹达诺夫,2002年7月31日乌鲁木齐采访笔记。

④曹达诺夫,2002年7月31日乌鲁木齐采访笔记。

⑤曹达诺夫,2002年8月9日乌鲁木齐采访笔记。

⑥曹达诺夫,2002年8月9日乌鲁木齐采访笔记。

⑦曹达诺夫,2001年12月16日广州采访笔记。

 

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部    联系人陈锐  18820856779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本公众号已开通留言功能,欢迎广大读者点击文末的“写留言”,发表阅读感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