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蓦然回首簰州湾(五)

蓦然回首簰州湾(五)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回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望穿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
 
 
 
 紧急大营救
 
“有人吗——”
“泰坦尼克号”沉没后的寻呼声,在簰州湾上空回荡。
 
当舟桥旅长徐才源、政委张建国站在簰石湾大坝上时,这个90平方公里的垸子已经成为一片泽国。
 
天,下着蒙蒙细雨,四周漆黑一片,情况不明。救援工作如何进行?徐旅长一边和上级联系,一边用电话和丰副主任的手机联系,他几乎是嚎叫着的声音对丰副主任说:“快打信号枪,烧几团火,我们马上就到!”
 
政委张建国急不可待,他亲自带了一艘冲锋艇从湍急的决口处进入洪水区,岸上的战士焦急地喊:“政委,小心——”张建国全然不顾,他怆然地呼喊着:“我们来了,我们来了!”
 
1点钟,舟桥旅第一批冲锋舟开进簰洲湾实行探险式搜索。
 
3点,空军派出飞机在夜空中撒下了桔黄色的救生圈和救生衣。
 
5点,第二批四十艘冲锋舟进入簰洲湾。
 
天蒙蒙亮,一些兄弟部队也赶到,沿着大坝向下游寻觅。
 
“人在哪里?”
 
“还有人吗!?”
 
“坚持一下,我们来了!”……
 
“泰坦尼克号”沉没后的救人寻呼声,在簰洲湾上空回荡。
 
脱险的官兵上岸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救战友,救群众。
 
第一批脱险的官兵找到了,他们是由丰跃进、吕六荣所带领的44名战士。见到救援的队伍来了,吕六荣一下子扑到旅长、政委的怀里,从来没有的遭遇,从来没有过的悲怆,一下子像放开了的闸门,禁不住紧紧地抱在一起痛哭。
 
44名战士立即登上冲锋舟参加了救援的行列。
 
晚11点,17连指导员张超文和战士胡迅良、班长段伟一起游上岸时,清点了人数:出发时的71人,眼前只有13人。
 
他的眼泪一下涌出来,他对脱险的战士们说:“我们一定要再进去救,愿意来的跟我走。”13位战士齐刷刷地站出来:
 
“我去!”
 
“我去!”
 
“我去!”……
 
洪峰像小山似地压过来,当16连二排长张相林从波浪中钻出来时,他已经成了“光杆司令”,原来手拉着手的十几个人全没了踪影。
 
前面不远处黑乎乎的,张相林估计那是岸了,也只有十多米远。张相林没有往岸上游,他逆流而上,一边游,一边呼喊着他们排战士的名字:“陈卢桃——,王将——,廖声远——”
 
一会儿,“光杆司令”成了“独立大队”,张相林身边聚拢三位战士,他们是:陈卢桃、王将、罗瑞麟。接着他们又接应了廖声远、王瑞标等人。
 
张相林把“独立大队”带上岸后,清点了人数,全排29人,还缺12人,这时,旅里的冲锋舟来了,他一个箭步跳上去,大声说:“快走,里面还有12个人。”
 
冲锋舟在黑夜中前进,突然前面出现一团黑影在浮动,原来是一头母猪背上趴着四只小猪,一路哀嚎着向冲锋舟游来,架舟战士问排长:“救不救?”排长咬咬牙回答:“不救,先救人。”
 
16连指导员邹友根是被洪水冲得最远的一位。当时,他看到一位战士在水中浮沉,精疲力竭,就奋力扎进水中游过去,架起那名战士的一只胳膊,然后用力踩水,好不容易把这位战士拖到一棵树上。谁知一松劲,立刻被洪水卷进浪中。他实在没有力气了,只是心里想着:“冲吧,冲吧,这样也好休息一下。”他一下子被洪水冲了5、6百米远。
 
一棵大树把他挡了一下,邹友根顺势抱住它。正在这时,他听到了“轰”的一声巨响,眼前出现了一片火光。事后,他才知道那是变压器爆炸。
 
脱险上岸后的邹友根,没有庆幸自己的生还,也不顾自己的极度疲劳,第一个念头就是:“战友们在哪里?。”
 
他发疯似地往回跑:“五班长——,二班长——”
 
脱险者说1:17连一班副班长郭耀文回忆录音
在连长的命令下,我们都跳下了水,我从小在水边长大,游泳是会的,当时听到本排二班长李斌叫救命,并说他不会游泳,而且在水中也还有一些战友说只会一点,说心里很害怕,于是我游向李彬并扶着他,当时水流很急,两个人也很容易被冲散,我就喊旁边的战友都相互拉着,围成一个圈。
 
于是,我们有大约七八个人围在了一起,记得,除了我和李斌外还有宋志辉、陈乾、覃华、王焕平,其余的人都未注意了。
 
很快我们就被冲到一排树前,如果还围成圈,很可能被树撞着,于是我叫他们放手,大家把树抱住。
 
当时我抱住了一棵树,李斌也抓住了一个树枝,我终于放心了,因为李斌不会游泳而且在我们排里他体质也比较弱。
 
这时听到连长在上边喊向左边游,左边是岸,我一看,左边的水确实比较缓,如果游过去的话我可能没问题的,但这时王焕平说抓不了树,水太急,而且很快就要向下冲去,于是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松开手中的树,抓着王焕平,还有覃华向下漂去。
 
在不远的地方,我们终于抓住了树枝,但水流还是很大,王焕平只抓住了树枝,随时有被冲走的危险,我就把他拉到了我的树上。
 
没过多久,何泽民也被冲到我们的树前,我使劲拉他上树、上了树后他说树太小,就去抓另一棵树了。
 
没过多久,我和王焕平所在的树的水位慢慢上涨了,于是我让他抱紧树,我爬到旁边的一棵树。当时我们都好累,费了很大的力才爬上树杈,当我镇定下来时才发觉周围的树上都有很多战友,更惊奇的是李斌也在十来米处的一棵树上说话,(后来听他说是在第一排树时抓不稳就一个人漂到了第二排树)。
 
到半夜,大家都喊累了,声音渐渐小下来。这时王焕平说他想睡觉,我就不断提醒他,抱紧树不要睡着,同时叫周围的战友保持清醒。但是由于大家很累,而且双腿长时间被水泡,是非常想入睡的,于是我讲笑话给大家听,这一招果然灵,大家开始不慌了,变得乐观起来,一直谈笑到天亮大部队来营救。
 
脱险者说2:17连二班战士陈锦山回忆录音
 
当我们车队驶至半途时,大堤突然垮了,无情的洪水疯狂地把我们车队围死,它像饿狼般的想把一切生灵摧毁。这时,我们把正通过我们车旁的几个老百姓拉上车,不过几分钟时间,洪水已把我们车淹没,而且一晃一动的,我们知道,车要翻了。
 
就在这时,在我们车上的一位嫂子在我的面前跪下了,我赶紧把她扶起,问其原因。原来,她是要求我救一救她的女儿,我看着她们母女,我的眼泪便很不听话地流出来了,我说:“嫂子,您放心,我一定把您女儿安全送上岸!您放心,我们人民子弟兵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突然,车一晃,翻了,我抱着小女孩就往车外跳,开始了生与死的挣扎,在水中,我看到远处很多树,想着那是堤岸,于是我抱着小女孩拼命地往树边游,过了一会儿,我突然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压着我,使我猛往下面沉,我往后边转头,听到一个声音:“兄弟,救我,我不会游泳。”
 
是的,我们是兄弟啊!我们应该无条件地去救我们的兄弟,就这样,我把那位“兄弟”托到身边,一手扶着他,我要救我的兄弟。就这样,我顾不上自己的疲惫,背着、托着,已毫无反抗力地让洪魔摆布……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漂了多远,我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很多树,而且在树的后边有火光,我确定,那一定是岸,就这样,我振作了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浑身都来劲。于是我拼命地游,当我抱住树时,才发觉那位兄弟已软绵绵的,我知道他不知喝了多少水,的确,我也已喝饱了肚子。虽然我们抱住了树,可这堤边的水流更是湍急,加上我们都已精疲力竭,这位兄弟哭了,是的,我也想哭。
 
脱险者说3:16连四班长潘志玉回忆录音
 
车熄火了,偏向一侧,我们被洪水围困了,情况紧迫。
 
我迅速按原来的计划组织大家自救,会水的和不会水的相互搭配,要求他们互相自救,万一有特殊情况,思想要冷静、不慌、确保自身安全。
 
洪水漫过了车顶,一个急浪打来,车翻了,我们全排被水冲下水里。我当时站在车头,被车挡铁压住了左手,当我把手抽出来并浮出水面时,发现离我不远处有人呼救,我不顾左手被划破几道口子的痛和水淹,迅速游了过去,把那人抱住。
 
一看原来是司机罗勇志,他不会水,我抱着他一直往左边靠,在经过一排树时,我用肩把司机顶上树,我也上了同一棵树,水涨得很快、也很急,我们所在的树被冲倒了,我抱着司机向左边游,一直把他救上岸。
 
我把全部的衣物都脱了,只穿裤头和一件救生衣下水,水流急,只能从上往下游,向李涛他们靠近,第一个救起了不会水的李涛,当时我抱着李涛被水往下冲了80多米才靠了岸,接着第二个是文甫土、第三个,最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最后一个不会游水的梁秀建救起来。在洪水中总共救起了五个战友。
 
脱险者说4:17连二班战士林宇回忆录音
 
洪水发疯似地冲翻了车,老百姓和我们一起被卷入洪水中,在这火烧眉毛的关键时刻,我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没有忘记车上的大伯大嫂等老乡们。
 
由于洪水冲力很大,我在洪水中寻找老百姓,这时,我忽然发现距我有3米多远,有一位老乡被水冲得撞在树上,还听见呼声,我发出全力向这位老乡游去,在快要游到他身边时,我身子扎进水中,用肩膀把他从水中顶起来,不知怎的,他的脚一滑,又从我的肩上滑下,三番五次,没有成功,这时,我不知喝了多少口水,力气也没有了,那位大伯也在水中挣扎喝了不少水。
 
洪水还在咆哮,流速越来越大,实在托不上树去,这位大伯随时都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因为我们全都没有力了。
 
这时,我想自己是一名解放军,我要想尽一切办法,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把这位大伯救活。那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连推带顶,这位大伯终于抓住了树干,可这位大伯年龄已大,爬不上去,我只有抓住树,用手一点一点往上推,最后终于把这位大伯推到了最安全处。
 
在树上,那位大伯突然抽泣起来,我上去安慰。他说他的妻子和女儿全被洪水冲走了,家中还有个不大的儿子,自己感觉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我安慰说:“大伯不要伤心,有我们解放军在,你的妻子和女儿不会有事的。”
脱险者说5:17连一班战士胡钙文回忆录音
 
突然又一阵洪峰从后面压来,把我同战友他们冲散了。
 
我顺水一直往下扑去,看见前面有一棵树,我迅速抱紧了树,突然看见16连六班副兰良臣好像力不从心,往下沉。那时洪水一直往下猛冲,我完全可以爬上树休息,但我看见兰良臣这样,顾不得那么多,一放手,洪水就把我往下游冲,我使劲向兰良臣游去,快抓到他手时,洪水又把他往下游冲一点,我见这样,两脚用力一蹬,双手向前一伸,终于抓住他的手。
 
我鼓励他努力向岸边游去,用手拉着他的手,累了换用肩顶,用手把他推上岸。几次差点被洪水冲散,但我还是牢牢抓住他不放,使尽全力把他推上岸,并把他扶至草地上休息。
 
我又向下游走去,边走便呼叫我们班五个战士的名字,大喊:“有没有人?”
 
突然,我依稀听到离岸边五六十米树林里有七班长卢周关的声音,从声音中听出他已很疲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离我五六十米,被洪水往下游冲去。
 
我顾不得疲劳向卢周关那边树林游去,边游边叫着卢周关的名字,边喊边游就越累。突然听到七班长卢周关的回答,我顾不得水的冲击和树林中的危险,不管树枝挂破皮的疼痛和草丛里蚂蚁的叮咬,努力循声游去,靠着一点微微月亮光,看见卢周关正抱着一棵小树,随时都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我游到他身边鼓励他说:“我们向岸边游,不要泄气!”
 
脱险者说6:舟车连战士李新会回忆录音
 
……我们在水里走了有200米,又发现路面有二位老人和一个小孩在一棵树上,大家见此都积极营救,三位同志又主动脱下救生衣给他们穿上,当时我想到自己是位骨干,看到有群众在危急关头,不能不救,就主动向指导员请求,涉水把老人和小孩送上岸。
 
向岸边靠近很困难,我带着他们一次又一次逆流而上,一次又一次被急流冲回来,最后,用力向前扑去抓住一树枝,才把老人转给其他战友,我背起小孩被水冲至另一边,幸好被战友拉住。
 
我们大家此时又一起前行,此时由于水位高,几乎是泅渡向着更高处转移,快到一村庄时,一空军小车司机又向我们呼救,大家组织力量帮司机调头随我们一起转移,当大家撤离至安全处时,水已淹没到我们的头顶。
 
脱险者说7:17连五班长丁勇辉回忆录音
 
8月16日晚,我正在看新闻,突然接到命令,马上出发,连队急速地前进着,部队行到中途,遭到洪水的袭击,凶猛的洪水把车队围困在中间,我连马上成立了救助小组,三个人一组,二名会游泳的负责一名不会游泳的,就在这时,过来七个老百姓,拼命向我排车上爬,看到他们的样子,我们就把他们拉上车。
 
洪水越来越猛了,车翻了,我小组成员段伟、彭大和我同时跳下水,但水太凶猛了,所以人一下去就冲散了,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头看去,原来是本班副班长赵宗华。
 
我马上游过去,拖着他游,他对我说。他快不行了,不要松手呀!我只说一句话,放心,就这样把他拖到岸上,累得我上气不接下气。
 
正在这时,我听到身后又有呼救声,我回头一看是四班副班口长军,我一头扎入水里,又把四班副拖到岸上。上岸后战友和老百姓正走着,听到呼救声,一看是一名中年妇女,她已经没一点劲了,正在挣扎,我马上再次扑入水,拉着她拼命地往岸上游,终于把她救上岸来。
 
我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但是我想到战友和老百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向下游走,正碰上本班战友段伟,我们一起向下游边走边喊,“有人没?”走到一片树林,听到有人回应,一问才知道是十六连战士杨国栋,我指引他拨开树,向岸上游,我下水接应,就这样把杨国栋拉上岸了。
 
当时我没有一点犹豫,只有一个想法,赶快救人。
脱险者说8:17连六班副班长莫维满回忆录音
 
水越流越急,我们全排刚下水,就被洪水冲散了。我们排所分的小组也一一被冲散,我作为一个小组长,看到自己小组的人不在身边心就急。
 
于是我开始猛喊我小组战友的名字“魏海强、魏海强……”
 
由于洪水的声音太大,叫了他也听不到,没回音。我便顺着洪水往下游。浪一个一个往我的脸上扑来,我一口一口水地往肚里面吞,被水冲了200米远后,我又喊:“魏海强、魏海强,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树这里。”
 
听到魏海强回答后,我很高兴,便顺着他声音的方向游了过去,原来他正抱住一棵树,看到我就叫:“我在树这里,快来救我。”
 
“坚持一会,我马上就到。”我一到他身边也一起把树抱住。看到他好像被水冲昏了头脑,脸色都变了,有点不像以前熟悉的脸孔。
 
“往上爬、往上爬……”一次、两次、三次魏海强还是爬不上去,也许是他与洪魔斗得力气都没有了。
 
我当时看到这情景也有点心慌了。这下子完了,彻底完了。当时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往下游,等到水流不急的时候再爬上树,于是我给了魏海强口令——“一、二、三,松手”,我们一起手拉着手被淹到水里,喝了几口水,又起来了,浪一个接一个迎面扑来。由于他不会游泳,我便左手拉他的右手,他的右手一边捏住自己的手,开始往下游。
 
“左边有灯光,往左边游”,由于水太急了,游不过去。“往右下角游去,下面有人”,水还是那样的急,也游不过去。“稳住、稳住,再坚持一下。”我不停地叫。“我们继续往下游”。
 
我们不知游了多远,游到了一个离周围的树约一百米处的位置。我便说:“我们游到对面的树那里去。”由于当时的水基本平稳,在我们之中形成了个大漩涡,怎样游也游不到对面的树。
 
“稳住、再坚持一会,我们一定能游到对面的树上。”不知游了多长时间,我终于游到了一对面的树边。每人抱一棵树,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往上爬。我们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脱险者说9:十七连段伟回忆录音
 
我一跳下水,因水流太急就被冲出十几米远,我奋力朝左前方一片树木游去,这时我后边飘来一个人影,一沉一浮眼看好像不怎么行了,我又仔细一看是我连指导员,我就问“指导员,怎么样呀,还行不行?”
 
指导员说:“我有点不行了,全身一点劲都没有”。
 
我说:“指导员我带着你一起游吧。”
 
指导员说:“你还是先保存自己,我还能坚持一会。”
 
听到这里我被感动,多好的指导员呀,在危急时刻,首先想到的还是自己的战士,这时我的牛脾气也上来了,我说:“不行,今天哪怕是死我也要带着你一起上岸。”
 
这一下指导员没“招”了,只好随我一起奋力向岸边游去。
 
我和指导员游了几分钟,突然一阵呼救声传入我的耳朵,我循声看去,原来后边又有一个人影一沉一浮地向下游飘来,我一见这个情况就对指导员说:“指导员,你先坚持一下,我先去救那个老乡。”
 
说完就放开指导员,回头向那个老乡游过去。
 
游近了才看清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我拉着他奋力向一棵树游过去,我背着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树,由于水流太猛太急,树被冲倒了,我又拉着他向下游的另一棵树游去。
 
我让他踩在我的肩上,我用肩把他顶上了这棵大树,我刚松了一口气准备休息一下,想到指导员还在水里,还有许许多多的战友,老百姓还在水里挣扎,想到这里,我又一头扎进水里,向指导员方向游去。
听着簰洲湾事件亲历者的叙述,我们的心情激动不已。
人类在洪荒时代,为了与洪水搏斗,创造了木舟,从《圣经》中的“诺亚方舟”到风靡世界的“泰坦尼克号”,演绎出多少关于“舟”的故事,奏响了多少悲欢离合、舍己救人的人间绝唱。我们似乎看到了一艘艘“绿色方舟”,直挂风帆,乘风破浪。它们不是古代的木舟,也不是现代的铁船,而是一种精神的力量,一条组织的纽带,它永远是我们人类的“希望之舟”。
 
(未完待续)
 
文 | 吴东峰  杨建华    
编校 | 杨  梅
图 | 吴东峰私藏  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