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蓦然回首簰州湾(四)

蓦然回首簰州湾(四)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回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望穿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
 
  
 
 白杨树风景线
 
一棵棵白杨树,就是一杆杆“救命柱”。
解放军官兵把生的希望让给群众,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你读过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吗?
 
你还记得那一排排傲然挺立像哨兵似的白杨树,那所有的枝丫一律向上,而且紧紧靠拢的白杨树,那决不旁逸斜出,倔强、质朴,不折不挠、力争上游的白杨树吗?
 
事后谈到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几乎所有被采访的官兵都提到了那一排排白杨树:“那可是救命树啊!”
 
这排丈把高的白杨树大约有四五十株,离公路二三公里地。洪水冲到这里,水势渐缓,白杨树如同一把插在水中的大梳子,挡住了上游冲来的物件。当洪水漫过官兵们的胸部时,一棵棵白杨树仍然挺立在水面之上,远远望去,一团团,一丛丛,黑黢黢的。
 
白杨树的两旁,水流更急,脚盆大的漩涡一个连着一个,险象环生。
 
“快,抱住树!”被洪水冲到这里的16连指导员邹友根最先喊道。于是一棵棵白杨树在洪水中成了一杆杆“救命柱”,一杆杆“救命柱”在滚滚波涛里,上演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生命之歌。
 
舟车连战士葛保国游来了。
 
他一只手奋力划水,另一只手拉着一位老伯,老伯全身一丝不挂,他们已经在水中挣扎了半个多小时。当他们游到树旁时,葛保国已经筋疲力尽,但他首先想到的是把老伯往树上送,老伯用手捂住自己的下部,说:“不行,我没有穿裤子。”葛保国愤怒地大喊:“什么时候了,还管你的X,快上!”
 
17连战士王晓游来了。
 
从车上跳下水时,连指导员张超文要二排上等兵战士王晓和另外两个战士把一位穿花衣服的妇女一起带走,在转移途中,那两个战士被洪水冲散了,下落不明。  
 
妇女更加害怕,她用双手在背后死死搂住王晓:“解放军叔叔,我就靠你了。”
 
王晓开玩笑说:“别搂那么紧,我又不是你的男人。”
 
妇女说:“你救了我,你就是我的男人。”
 
王晓背负着妇女游到了一棵树旁,这棵树只有碗口粗,只能抱一个人,王晓毅然把妇女推上树,高声说:“你先上,我再去找树。”
 
17连战士朱明海、卢献海也游来了。
 
他们是小心翼翼地游来的。朱明海和卢献海双手都托着救生衣,救生衣边挂着两支塑料筒,以增加浮力。每个救生衣里包着一个小孩,都只有三四岁左右。他们小心翼翼地把小孩慢慢地往树上移:朱明海,跨上一个树杈,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把小孩搂在怀里;不知从哪儿来的力量,卢献海竟能把小孩顶在肩膀上,一只手扶牢,腾出另一只手抓树。
 
指导员裴道清在水中喊:“小孩子怎么样?”
 
俩人同时回答:“没问题。”
 
指导员又喊:“你们不要慌,就在树上等,千万千万别动!”
 
接着,他又说:“只要树不倒,你们就有救,小孩就有救!”
 
指导员游了不远,又返回交代:“水涨你们就往上爬,水再涨,你们就再往上爬。”
 
三棵白杨树讲述的三个故事
 
风越来越大,水越涨越高,浪越来越急。有的树被连根拔起,冲向下游,有的树开始被洪水没顶,还有的树摇摇摆摆,岌岌可危。一个又一个危险向爬在树上的人们袭来。
 
这是一棵白杨树。
 
洪水将一位妇女冲到邹友根面前,她不会水,身体像树叶一样往下沉,邹友根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双手顶托住身体,将她送到200米外的一棵树上,转身又扑进洪水里。当他听见六班长冉斌因救助二名群众而体力不支,发出呼救时,立即游过去,和他一起将群众救到一棵碗口大的杨树上。
 
洪涛滚滚,白杨树在激流中摇曳。由于体力消耗过大,他们俩极其需要休息一下,哪怕喘口气也好,可是,这棵树上共有四个人,他、六班长和两名群众。小树承受不了四个人的压力,看看两位受了惊吓的群众,他俩不由得松开了已经握住树干的手……
 
这是另一棵白杨树。
 
新战士罗伟锋和一位老大爷都用手攀在树干上,下身浸泡在水中。水漫过了树腰。
 
罗伟锋与老大爷的对话:
 
“你先上。”
 
“你先上。”
 
“我年轻,会水,你先上。”
 
“我快见阎王了,你的日子长,你上。”
 
此刻,水越涨越快,漫过了胸部,漫过了头顶,情况紧急,罗伟锋不管大爷愿意不愿意,把自己的身子侧过去,用肩膀顶住大爷的臀部,使劲往上送。大爷唠唠叨叨地往上爬,罗伟锋紧跟着往上爬。
 
当老大爷爬到树端时,水也跟着涨到了树端。
 
罗伟锋攀着树干,下半身在水里整整浸泡了一夜。
 
这又是一棵白杨树。
 
17连五班长丁勇辉带着一位妇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抱住了白杨树。然而,好景不长,他们扶住树枝,才喘过一口气,一个巨浪卷来,小树被连跟拔起,洪水将树冲倒。
 
丁勇辉又一次拉着妇女的手,随浪飘向下游。他们在水中飘了半个小时,一排白杨树又出现了。丁勇辉带着妇女靠近它,拼死抓住树枝,并用劲顶妇女上树。这棵树树干很高。当冉斌用头顶着妇女上树后,丁勇辉浑身无力,一下子瘫倒在树下。
 
他后来回忆说:“妇女被我用头顶上去了,我自己又喝了不少水,然后我抓住树枝勉强上树,上树以后,我全身发抖,又累又困,大约过了二个小时,水势开始平静了。”
 
将军说:“当兵的,哭什么,大不了一个死!”
天亮了,他才看清,哭的不是战士,而是站在战士肩上的老大爷。
 
咆哮的洪水,还在翻腾,经过几个小时的自救、互救,被救后的人们大多都借助田间的几行挡风树让身体暂时脱离洪水的侵袭。
 
夜深了,饥饿、寒冷、恐怖、疲惫一起向洪水中搏斗了几个小时的人袭来。
 
戴应忠将军随着洪水飘到了这里。大约半个小时后,当官兵们在这排白杨树上发现戴应忠将军时,他已被洪水呛的满脸铁青,嘴唇乌紫。
 
“不要管我,快四处搜寻,招呼大家在此集结。”将军趴在树上继续指挥着救援工作。
 
水势越来越大,时间缓缓流逝。
 
4个多小时过去了,官兵们在将军的指挥下,迅速进行水上自救,冲散的官兵和群众渐渐聚拢在白杨树下。
 
夜,漫长的夜,漆黑一团。不知过了多久,几经虚脱的将军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微弱的呻吟。他以为是战士受不了这份罪,便大声鼓励道:
 
“同志们,我们是解放军战士,生死关头,一定要做强者!”
 
“千万不要害怕,我与你们在一起。”
 
白杨树纷纷上传来了坚定的回答声:
 
“谢谢主任!”
 
“请主任放心!”
 
“请主任多保重!”
 
“我们一定坚持住!”……
 
不知什么时候,后面树上又传来了一阵阵呻吟,戴应忠将军这下火了,大场喝道:“当兵的,哭什么,大不了一个死!”
 
呻吟声戛然而止。
 
时间缓慢地向黎明靠近,天将放亮,将军又一次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他愤怒地回过头来扫了一眼。
 
眼前的情景使将军惊住了:一位老大爷双手抓住树枝,双脚踩在一位战士的肩膀上。这位战士半身泡在水里,双手搂着树干咬着牙默默地坚持着。下半身看不到,从水的深度来看,他的双脚肯定是悬空在树干上。
 
呻吟声是从老大爷口中传出的。
 
戴应忠将军的眼睛湿润了。
 
黑暗、疲劳、饥饿、寒冷和恐怖一同袭来,
“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在洪水上空回荡。
 
教导员周光明是在车队受阻后跳下指挥车,调整车队后和几个战士一起被洪水冲到了几百米外的一片树木里的,他一点也不会游泳,只是本能地往水面上挣扎,嘴里不住地朝战士喊:“背朝洪峰,躲开漂浮物,抓住树干!”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喝了不少水,身体也越来越沉了,突然,胳膊被人抓住了,回头一看,原来是舟车连的战士蔡祖洪,蔡祖洪原本已跟连长上岸了,见还有许多战友在水里搏斗,便毫不犹豫地再次下水。
 
水过于有弹性,掉到里面就没了。战士们只能抱紧树干,水涨一尺,往上攀援一尺,悬在半空中。
 
借着微弱的水光,周教导员首先想到怎样清点人数。嗓子喊哑了,发不出声来,情急中,他一下触到了救生衣的小口袋里特备的口哨,他用嘴将口哨咬出来,先是轻轻地试了一下,随之一声接着一声地吹了起来:
 
“嘘——嘘——”
 
林子里竟传出一片哨声。
 
周光明一清点,附近共有40多人。周光明心宽了许多,像平常晚点名一样地大声说:
“同志们,我是教导员,现在我们遭遇了洪水,大家不要怕,要抱紧树干,保持体力。只要我在,一定会把你们带出去。”
 
此时此刻,手在树上支撑着身体,也把握着“生命之柱”,战士们腾不出手来鼓掌,就用“胜利、胜利”的呼叫声,代替每一个人内心强烈的共鸣:只要大家在一起,黑暗何所惧?饥饿、寒冷、疲惫何所惧!
 
水在继续上涨,水涨人高,有的战士已经爬上树顶。被洪水冲光了上衣的战士们,经过晚风一吹,牙齿冻得咯嘣响。
 
此时此刻,最要紧的是驱赶困乏,以防止疲倦之极落到水中被洪水卷走。
 
周光明灵机一动:“同志们,让我们一起来唱歌。跟我唱,‘团结——就是——力量!’预备起。”
“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树木里的歌声越唱越响,越传越远,此起彼伏。驱走了寒冷,驱走了困倦、饥饿、恐惧。
 
就这样,官兵们互相鼓励着,支持着,在水中坚持了整整8个小时。
 
(未完待续)
 
文 | 吴东峰  杨建华    
编校 | 杨  梅
图 | 吴东峰私藏  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