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蓦然回首簰州湾(三)

蓦然回首簰州湾(三)

泥巴裹满裤腿
汗水湿透衣背
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为了谁为了秋的收获
为了春回大雁回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望穿天涯不知战友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战友你何时回
你是谁 为了谁
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
……
绿 舟(油画)    作者/邢俊勤
  
 
滔滔洪波曲
 
妈妈被洪水冲走了,她给女儿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
“抓住解放军,他们会救你的!”
夜幕把水天连成一色,伸手不见五指,哪里是岸,哪里是房,哪里有人,哪里有树,唯一只能靠感官和肢体的触觉了。
 
陈锦山怀里死死抱着一个女孩,在洪水中沉浮。一个巨浪打过来,陈锦山连喝了几口水,但他顽强地用另一只手高高地把小女孩举在自己面前:“解放军,行行好,我这女儿拜托你了。”陈锦山抱过女孩说:“嫂子,放心,我一定把你女儿带出去。我们是人民解放军,不会丢下你们不管的。”
 
洪水把车子推倒后,这位大嫂和陈锦山被巨浪冲散了,大嫂在洪水中挣扎着喊道:“孩子,一定要跟着解放军,他们会救你的。”
 
陈锦山想起大嫂的话,就浑身热血沸腾。这时,高文清游过来了,他不善游水,陈锦山叫他把小女孩托到自己背上,用手扶着救生衣,一个背着,一个托着,保护着小女孩前进。一会儿,高文清对陈锦山说:“我不行了,你把孩子带走吧”。陈锦山说:“不,要死一块死,你把小孩往我背上挪一挪,能坚持。”
 
一米,五米,十米,他们终于艰难地游到了一棵树前。当被救到树上的小女孩坐在树杈上瑟瑟发抖,“妈妈”的哭喊声撕裂着夜空、撞击着惊涛时,陈锦山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救命船来了,但只能上一个人,王晓对大嫂说:
“你放心,我不会上船。”
17连四班战士王晓好不容易抱住一棵树,突然一个巨浪打来,把树连根拔起,王晓被冲出一里多远。在洪水中飘浮的王晓游啊游,水天一色,波涛汹涌,不知哪儿是岸,不知哪儿是头。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团红色,游近一看,是一位妇女正抱着一只木桶在水中挣扎:“救我,解放军同志救救我!”
 
王晓已经全身无力,但他还是拼命游过去,拉住妇女的手,说:“别急,跟着我游。”不知游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只船。王晓游近前去,看到船上有一位老大爷和一位大嫂,还有电视机等家具。船很小,吃水很深。
 
王晓一手抓住船帮,一手把妇女往船上送。老大爷说:“不行了,只能上一个人。”妇女这下急了,就拼命往上趴,越急就越上不去。
 
王晓说:“大嫂,你放心,我不会上船的。”说着,使足了力气,把妇女送了上去。然后,调头继续向前游去。黑暗中,传来了大嫂哭泣的声音:“解放军……”
 
战士们把救生衣脱给老大爷,老大爷死活不要,他说:
“你们的日子还长着,不要管我们!”
水更深了,没过了头顶。指导员裴道清带着十多位战士紧紧地手挽着手相互泅浮着,终于回撤到一个地势稍高的小村子里。
 
小村庄早已四面环水,而且陆地面积越来越小。最高的房屋是两幢相隔十来米的小楼。裴道清指挥五名不会游泳的战士将老百姓转移到楼上,其他同志分成二组,营救被洪水围困的群众。
 
巨大的洪水夹杂着隆隆的声响,如恶魔般在村里横冲直撞。黑暗中,只听得一幢一幢的房屋“霹霹啪啪”地坍塌,响声如雷,在战士们的耳鼓里久久回荡。
 
不一会儿,又有二十多名的老乡,被他们救到了房顶上,水势仍然不见减小。
 
裴道清组织大家从民房里找来门板、绳索等材料迅速扎成木排,放到水中,随时准备把从村里救出的老人和孩子一个一个送离危险地带。
 
文书曾照龙和战士李春龙等几位战士在一间摇摇欲坠的危房中发现了一男一女两位老人,立即冲进去抢救,当他们背着老人刚刚泅出大门,就听见“轰隆”一声,房子突然在眼前消失了,眼见的全都出了一身冷汗。
 
两位老人身材瘦弱,曾照龙和李春龙脱下救生衣要给他们穿。老人死活不肯,老大娘流着泪说:“孩子啊,54年发大水时我们就死过一次了,现在老了,阎王爷要这条命就让他拿去吧!可你们还年轻,你们的父母养你们不容易,他们不希望你们死,你们可不能死啊!”
 
“没关系,我们是舟桥兵,我们都会水,我们不怕,只要能保证你们,我们就放心了。
 
张超文说:“我不行了,你先走吧。”战士段伟哭喊着:
“不,指导员,今天就是死也同你一起死。”
17连指导员张超文和几位战士使出吃奶的力气,把堤内的一条小船拉了上来。他们要用它去救还没有上岸的战友。
 
船上没有桨,张超文嫌速度太慢,牵了一根绳子,跳进水里,见一个,栓一个,没过多久,拉上来10多个人。
 
绳子不够长了,他又跳上船去,带着班长往远处救人,第一个救起的是16连四班的战士胡信良,接着又救起4个空军战士。
 
船吃水很深,快承受不住了,正在这时,又听“扑通”一声,前面不远处有个穿白衣服的老人,从树上掉进水里,班长丁勇辉连忙跳下水去用绳子把老人拖了上来。船沉了三次,又翻了两次,他们顾不了那么多,一次救了10人。
 
当张超文第三次驾船冲进激流前,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回来的希望很小,他悄悄地对一排长陈德昌说:“要是我回不来,军官证在我的左上衣口袋。”说完,又冲进了激流。
 
船再次被冲翻,他被激流冲走。正在水中把自己的救生衣脱给群众的段伟,意外地发现了张超文,马上游过去救他。张超文说:“算了,我不行了,你救我也是白救。你自己没有救生衣,你先走吧,不要管我。”段伟哭喊着说:“不,指导员,今天就是死也同你一起死。”
 
不知是被他们生死与共的真情感动,还是被他们誓死如归的气概所震撼,阎王爷给他们让出了一条生路。
 
(未完待续)
 
文 | 吴东峰  杨建华    
编校 | 杨  梅
图 | 吴东峰私藏  部分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