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刘震上将: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秘闻(下)

刘震上将: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秘闻(下)

我第一次见到刘震将军时,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水洗纱茄克衫。这是目前香港最流行的时装。第二次见面,换一套衣服,由深绿和淡绿组成方格的毛线绒外套,也是一种新式的高级面料。第三次是西装,灰色西装,红色领带,棕色的意大利真皮皮鞋。如果不了解底细,还以为他是一位海外归来的老华侨。
 
 
 
志愿军空军首战告捷
 
其实,志愿军空军入朝第一仗在它正式宣告成立之前。
 
1951年1月29日下午,东北丹东志愿军空军司令部指挥所。刘震将军头戴耳机,手握话筒,双眼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张大圆桌。参谋人员在上面标上雷达跟踪的美机和我机的位置。
 
根据志愿军空军雷达站报告,有一批美军飞机在定州、安州上空500米高度盘旋活动,企图袭击我安州火车站和清川江大桥。刘震将军命令我空军升机迎战。我新组建的空军第一次出击的空战在朝鲜半岛上空爆发了!
 
正当敌机接近海岸线时,我大队长李汉率1中队猛冲过去。敌发觉被我咬住,慌忙转弯摆脱。李汉紧咬不放,在距敌100米处按动炮钮。3炮齐射,当即将其击落。位于下层的8架敌机企图反扑,担任掩护的2中队在副大队长李宪刚率领下赶来,向敌机猛压过去,一阵猛烈射击将敌机队形打乱。李汉发现前下方敌机,疾速绕至左后,距敌600米处瞄准射击,敌机中弹而逃……
 
 
一场漂亮的空中袭击战结束了。我军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自己无一损失。志愿军空军首战告捷,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
 
刘震将军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空军司令员后,指挥了一场又一场漂亮的空战。1951年9月25日、26日、27日,刘震将军指挥空4师连续出动,同美国空军展开大规模激战。3天内共击落美机26架,击伤8架,首创击落美国最先进F-86飞机的战绩。毛泽东主席看到战报后,挥笔批语:“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12月2日、5日、8日,在刘震将军的指挥下,空三师参加了敌我双方达300架次飞机的大规模空战,我飞行员越打越强,取得了击落敌F-86飞机9架,F-84飞机4架,击伤F-86飞机2架的辉煌战果。毛泽东主席又欣然命笔:“向空军第三师祝贺。”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王海所在大队,在历次空中作战,英勇顽强,机动灵活。先后空战80余次,击落击伤敌机29架,个个都有战功,被上级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
 
 
截至1952年5月底,志愿军空军歼击机航空兵部队共有9个师18个团按计划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进行轮战锻炼,出战中计有85批1602架次进行空战,击落敌机123架,击伤41架,我机被击落82架,击伤28架,敌我机损失比为1.46:1。
 
现在,鸭绿江到清川江一带成了美国空军参谋部望洋兴叹的“米格走廊”。这似乎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却又是无可非议的事实。甚至连美国空军参谋长范登堡也不得不自嘲地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的空军强国之一。”
 
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之死
 
深夜,丹东机场一片沉寂,月光如水。
 
刘震将军披衣起床,轻轻地推开房门,悄悄地穿过走廊。当他听到隔壁房间里依然鼾声如雷时,会心地笑了。随即,他急急向志愿军空军指挥所走去。
 
刘震将军隔壁住的是苏联空军顾问克罗洛夫少将。那是一位性情暴躁而又热情直爽的俄罗斯人。
 
这是1952年2月10日凌晨,刘震将军瞒着克罗洛夫顾问,组织了一次出其不意的空中奇袭战。
 
为什么要躲开克罗洛夫少将打这一仗?
 
刘震将军有他难言的苦衷。
 
为了支援中国人民抗美援朝,苏联虽然没有派飞行师直接参战,但还是派来了大批军事顾问和技术人员。凭心而论,这批“老大哥”为了帮助中国军队确实尽心尽力,做了大量工作。但有时也不可避免地与中国这一方产生矛盾、摩擦和别扭……
 
比如,在志愿军空军作战基地问题上,刘震将军就曾和克罗洛夫干了个“不可开交”。
 
1951年下半年,由于大规模空战的飞机起降,产生了作战基地问题。克罗洛夫少将提出,根据空军作战条例,便于志愿军总部统一指挥作战,空军基地可进驻朝鲜北部。
 
 
刘震将军思前想后,觉得志愿军空军进驻北朝鲜基地有许多不利之处。一是昼间敌战斗机掩护轰炸机来轰炸我方机场时,我歼击机起飞迎战,如起飞机场被破坏,只有飞回到安东等地的机场着陆,而打空战后往往油料不够。二是夜间敌机来轰炸,我机限于技术条件不可能起飞迎战,坐守待毙,损失就更大。三是北朝鲜机场跑道一直修不起来,往往上午修好了,下午就被炸坏,晚上修好了,第二天早上又被炸坏。空军没有机场,怎么起飞作战?刘震将军因此提议志愿军空军仍以安东一线作基地。
 
于是,刘震和克罗洛夫你一言,我一语,吵得面红耳赤。
 
两位将军吵到刘亚楼那儿,又吵到彭老总那儿。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在朝鲜志愿军总部,彭老总耐心地听完他们各自的意见后,很客气地对克罗洛夫说:“将军的意见很好,但朝鲜这边建基地还有许多困难,是不是基地先放在国内,待条件成熟再进北朝鲜。”
 
这一天,回国时,刘震将军洋洋得意,而克罗洛夫则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
 
新年以来,刘震将军根据敌机每天早晨总要起飞30多架飞机到鸭绿江以南侦察天气,而志愿军空军前一段又从未在早晨打过空战的情况,决心出其不意打一仗。为了避免再次和苏联顾问闹别扭,昨晚刘震悄悄地向部队下达了作战预令。
 
凌晨5时,天气清冷,空中布满薄云。我雷达发现敌机数批先后侵入平壤、沙里院和价川地区,其中有F-84、F-80战斗轰炸机16架,在18架F-86战斗机的掩护下直向铁山半岛飞来。按作战预案,刘震命令空四师起飞两个团,空三师作好二等准备。空四师依令起飞米格-15歼击机34架,16架为攻击队,18架为掩护队,采取师编队团“品”字队形,急速飞往战区。刘震将军在指挥所密切注视空中情况,并不断向空中通报敌情,发出命令:“加强戒备,注意搜索敌机!”刘震知道,在空战中准能先发现目标,谁就能夺取主动权。
 
忽然,十二团三大队大队长张积慧报告发现远方上空有一道道白烟。刘震果断命令:“投掉副油箱,升高准备战斗!”
 
此时,敌机正时而贴近海面,时而钻入云层,旁若无人地向西南方向飞来。
 
张积慧仔细地观察敌机动向,和僚机单子玉同时猛拉操纵杆,抢占高度优势。随即一推机头猛冲下去。而对突如其来的攻击,敌带队长机吓得魂飞魄散,急剧俯冲,仓皇逃跑。张积慧在僚机单子玉掩护下,紧紧追击,步步进逼,在600米距离上瞄准射击。
 
三炮齐发,一举命中!
 
……
 
空战快结束时,气象员突然向刘震报告,“司令员,海上云层急速向大陆上空飘移,再过15分钟,沿海各机场将被云层封闭。我机不能着落。”
 
此时,敌机二梯队正向战区增援,如四师15分钟内不退出战斗,飞机就无法安全返航;如马上返航,敌二梯队势必向我追击。可能遭受大的损失。刘震虽然平静地坐在指挥所里,大脑却像计算机一样在飞速运转。
 
一个无懈可击的应急方案产生了。
 
刘震果断命令:一、二梯队三师立即出航,在鸭绿江对岸上空阻拦敌机追击,掩护四师返航,退出战斗;二、四师以大队为单位分散就近在七个机场抢时间着陆;三、二梯队完成掩护任务后回飞内地二线机场着陆。
 
当刘震将军指挥完最后一架飞机安全着落时,突然觉得头昏眼花,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两位参谋人员急忙把他扶进房间休息。
 
此时,从下达起飞命令到结束战斗,正好五十分钟。
 
七点半,克罗洛夫顾问吃完牛奶、巧克力,哼着俄罗斯民间小调来上班了。当他得悉刘震瞒着自己打了一仗时,脸上立即“晴转多云”。
 
这时,值班员来报告:东京电台说,张积慧打下的是美国的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少校。
 
克罗洛夫顾问突然跳起来,奔向刘震卧室:“醒醒,刘将军,好消息!戴维斯被打下来了,王牌飞行员,空中英雄,二次世界大战飞行266次,打得好啊,刘将军!”。
 
刘震“哼”了一声,翻了一个身,又呼呼睡去。
 
他的确太累了!
 
 
 
代表毛泽东冒险送苏联空军英雄师
 
这是一次光荣而又危险的飞行。
 
时间:1952年12月8日;地点:沈阳;目的地:安东;天气:大雪纷飞。
 
下午4点,刘震将军接到军委空军领导的电话:“苏联空军阔日杜布英雄师奉命回国,今晚6时在安东举行欢送宴会。此事本应由总部派人代表毛主席授奖,但现在北京正下鹅毛大雪,飞机不能起飞,经请示毛主席批准,由你代表毛主席主持欢送宴会,并给该师授奖。”
 
北京的一个电话,几句话,就把任务压到了刘震将军头上。可军委空军领导哪里知道,将军接到电话时,离宴会只有4个小时,乘火车,乘汽车,都来不及了,只有乘坐飞机一条路。而此时,沈阳也正下着鹅毛大雪,漫天皆白。
 
刘震将军匆匆赶到飞机场。要在这样恶劣的气候下起飞,机组人员都面露难色。按当时的运输机性能和飞行员的技术条件,这确是一次冒险行为。
 
“首长,我们从来没有在这样大雪的情况下飞过!”
 
“这是毛主席交的任务,就是下刀子也得飞!”
 
刘震将军命令,先通知安东浪头机场把导航台打开,起飞后对准导航台直飞浪头机场。
 
机长说:试试看。
 
四点十分,运输机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起飞了。
 
不料,飞机升到300米高度时,机长报告:云层很厚,什么也看不清,继续飞没有把握。刘震告诉机长,先到辽阳上空看看。
 
当飞机从云隙中看清辽阳后,刘震命令:向东南进山,飞行一定要高于山头500米。因为这一带是长白山脉的廷续部分及其支脉千山山脉。海拔都在500米左右,有一些山峰在1000米以上。
 
云越压越低,雪越下越大。
 
一个小时过去了,半个小时又过去了。飞机仍然看不见浪头机场的地面目标。飞机迷航了!
 
五点三十分左右,机长报告:耳机里听到有英语、俄语、还有汉语的声音,估计附近正在空战!
 
原来飞机竟向北飞到了朝鲜的西海岸的图门江口。这里不但离丹东相距五、六百公里,而且是敌我空战区域。飞机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此时,刘震将军格外冷静、镇定。他走进驾驶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边观察一边指挥。他判定好方位后,决心冲过敌我空战区,先沿着西海岸向东,然后越过朝鲜半岛,直插丹东。这是一条更加危险的航线,不但有可能被敌机发现,还会随时遭到我防空部队的炮击。将军对机长说:“没有办法了,只有这一条路,不然时间来不及,油料也不够。”
 
五点五十分,我志愿军拉古哨地面防空部队报告:发现一架美军轰炸机(刘震乘的运输机),已作好一等准备,随时准备开炮。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志愿军空军指挥所打来电话:那架飞机可能是刘震乘坐的运输机,由沈阳起飞迷航的,万不能打!
 
刘震将军和机组人员幸免于难!
 
五点五十分,将军乘坐的飞机到达浪头机场上空。但是,不幸的事又发生了。年轻的飞行员从迷航到复航,心情兴奋,当飞机对准浪头机场着落时,竟忘记了放下起落架。幸亏信号员发觉,迅速打出红色信号弹。
 
六点正,经过复飞处置,刘震一行安全着落。
 
浪头机场上,苏联空军的军长和即将回国的师长阔日杜布迎上来与刘震将军热烈拥抱。他们责备刘震:“这样做太冒险了!”刘震说:“这不能怪飞行员,是我决定冒险飞行的,因为我是代表毛主席来欢送你们的。这次冒险飞行是有意义的!”
 
“老大哥”眼睛湿润了,机场上响起了一片“乌拉”(俄语万岁)声。
 
1992年8月20日,刘震将军不幸因病去逝。半年前,笔者有幸采访了这位共和团第一代空军将领。在我军众多的老将军的行列中,他给人的感觉十分独特、鲜明,与众不同。
 
我第一次见到刘震将军时,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水洗纱茄克衫。这是目前香港最流行的时装。第二次见面,换一套衣服,由深绿和淡绿组成方格的毛线绒外套,也是一种新式的高级面料。第三次是西装,灰色西装,红色领带,棕色的意大利真皮皮鞋。如果不了解底细,还以为他是一位海外归来的老华侨。据他儿子说,他身上的这几套衣服都在200元以上。
 
 
将军接受采访时,如同迎接嘉宾。花白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脸上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桌上摆着整整齐齐的材料和笔记,上面准确地记载着将军打仗的时间、地点和毙敌、缴获的数字。另外桌上还有两副眼镜,平时戴一副,看书写字时换上另一副,都是香港精明眼镜公司生产的一流产品。
 
刘震将军说:“平时我很注意保护眼睛,现在还能看二、三里远的东西!”此时。将军起身伫立窗前,凝目远眺——
 
天是蓝的,蓝得明净,蓝得祥和。一条银色的闪烁着光亮的线条倏地抛向苍穹。“一群鸽子!”将军说。
 
果然,一群洁白而美丽的鸽子飞来了!
 
——————  完 ——————
 
(本文刊于1995年10月成都出版社出版的《东野名将》)
 
| 文:吴东峰     编校:杨嘉敏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