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刘震上将: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秘闻(上)

刘震上将:志愿军空军入朝作战秘闻(上)

章节导读:

▽ 57位上将他最年轻

▽ 马谡为什么会失街亭?

▽  “洋为中用”是红军的一贯传统

▽  没有乘过飞机的人当上了空军司令

▽ 志愿军空军首战告捷

▽ 王牌飞行员戴维斯之死

▽ 代表毛泽东冒险送苏联空军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是翼若垂天之云。

 

                    ――庄子《逍遥游》


 

1950年10月中旬的一天。莫斯科白雪皑皑。

 

在克里姆林宫通往斯大林办公室的走廊上,正行走着几位中国人——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周恩来,正在苏联养病的林彪以及翻译人员。身穿灰色毛料中山装的周恩来走在最前面。此时他步履轻快,面带笑容,不过他的心情并不轻松。

 

10月8日,毛泽东主席发布命令,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委。命令要求志愿军立即做好准备,待命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人民向侵略者作战。 

 

此前,中国曾和苏联方面商定,中国出兵朝鲜,苏联派出空军。空中由他们负责,地面由我们负责。正当中国军队集结入朝时,苏联方面则通过大使馆告知周恩来:原商定的苏联出动空军配合中国军队入朝作战之事,由于苏联空军方面没有做好准备,暂时不能出动。

 

两天后,毛泽东经过与政治局诸同志研究。决定暂缓出兵,并派周恩来飞往莫斯科,向斯大林当面阐述中国方面的困难。

 

这是一次艰难的对话。

 

周恩来告知斯大林中国方面的决定,没有苏联空军的配合作战,中国暂时不出兵。

 

斯大林则坚持,苏联空军不能出动,理由是飞机到了空中,很难划定界限,如果和美国方面冲突起来,将会引发世界大战……

 

在这次谈判中,斯大林只同意派飞机援助中国,由苏联空军组成顾问团,加紧对中国空军进行训练。

 

正当周恩来部长在莫斯科进退维谷之际,毛泽东主席派来一份电报。电报告之,政治局再次进行慎重研究决定,即使苏联不派空军,我们也要独立出兵朝鲜。几天后,中央军委决定,立即组建我们自己入朝参战的空军部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

 

由谁来当志愿军空军司令员呢?

 

当时负责军委干部工作的聂荣臻分别打电话征询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东北地区党政军最高领导高岗的意见。聂荣臻没有想到,彭老总和高主席提名的人选竟然不约而同——刘震将军。

 

 

 

 

57位上将他最年轻

 

 

二十七年前,在鄂豫皖交界的湖北孝感县小河镇的一个木匠家里,一位二十岁的赤足少年正满头大汗地挥动着斧头,学做木匠活。他要把一段圆柱形的木料,砍成四条桌腿。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先进的工具、机械,因此少年砍一会儿,就要猫起腰,闭上一只眼睛,瞄一瞄砍得直不直。师傅很凶,稍不如意,就打就骂:“你的眼睛被狗吃了!”

 

少年刘震就是这样开始他的人生第一课。刘震将军说:“木匠学徒虽然很苦很累,但对今后的军事生活有一个好处。当我第一次拿起枪时,很快就懂得了三点成一线的瞄准要领。”

 

那是在大别山根据地的一次反围剿战斗。反动的武装民团和红枪会向刘震所在部队组织了一次进攻。在一个山头上,刘震就像做木匠活一样,眯上一只眼睛瞄准。第一发子弹打出去,就击中了一个敌人。接着,红军一个反冲锋,就把敌人打垮了。刘震还抓了两个俘虏,缴了两挺枪。由于刘震的出色表现,他被推荐到鄂东北道委特务大队当兵。

 

1932年11月,红四方面军西去,湖北省委决定重建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特务大队改编为红25军手枪团。手枪团是由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直接指挥的一支尖刀部队。


 

有一次,手枪团和兄弟部队一起奇袭了敌人一个师部的后方仓库,歼敌一部分,缴获法币7000枚和大批武器弹药。这是主力红军西撤后,红25军组织的一次成功的军事行动。

 

战后的总结会上,大多数同志的发言都是评功摆好,某某人如何勇敢,某某人背的银元最多,而刘震的发言却出人意料。他说:“这一仗不能算全胜。”刘震指出了三个问题:

 

一是在进攻敌山头防御工事时,火力没有组织,造成较大的伤亡;

 

二是退却时命令不统一,队形很乱,致使部分部队失散和损失;

 

三是手枪团进城背法币时机晚了一些,如果早出发半小时,可以背出更多的法币。

 

刘震还建议,今后部队训练不能只练瞄准,要加强战术训练,重视火炮兵器的配合使用。

 

红25军军长徐海东听了刘震的发言后说:“刘震这个兵讲得很好,有战术眼光,我看可以当连长、指导员!”

 

从此,刘震开始了他军事指挥员的生涯。他19岁担任营政委、团政委;21岁担任师政委,30岁被任命为纵队司令员;1955年被评为空军上将军衔,时年仅40岁,是当时57位上将中最年轻的一位。

 

 

 

 

马谡为什么会失街亭?

 

 

1935年8月,红25军长征进入了甘肃和陕西交界的双石铺。群山逶迤中溪流飞溅,如银带环绕,玉碎珠鸣。

 

一天,徐海东指点着附近的群山峻岭,对到军部开会的干部说:“这里就是三国马谡失街亭的地方。这样好的地势,马谡为什么守不住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马谡没有认真观察地形,不靠山近水扎营。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员要有一双会学会看地形的眼睛! 

 

徐海东军长的这番话,刘震将军至今仍记忆犹新。

 

在刘震将军写的回忆录里有如下记载:

 

1946年5月14日,刘震将军率领东北野战军主力2纵包围了怀德。怀德守敌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新一军一个团和其他部队。总部要求放开打,但要在一天之内速决,否则对打长春和四平援敌的部队压力太大。将军率领各级指挥员沿沟隐蔽接近怀德城下,到敌手榴弹投不到的地方直接观察,遂下攻城决心。16日下午攻城,激战大半夜,守敌大部被歼,17日上午全歼残敌,当场击毙敌团长项殿元。

 

同年12月,2纵完成了对法库的包围。林彪打电报给刘震将军征求攻打法库的意见。将军即带一个警卫分队到法库东南。对地形进行详细勘察,同时审问了敌62军俘虏。刘震将军向林彪回电,法库周围都是山,有利地形均被敌占领,若打需要七至十天左右。如打法库,敌之增援来得快,而法库外围没有好的打援战场。建议以攻取彰武为好。林彪回电指示;暂不打法库,打彰武。刘震将军领命率2纵轻取彰武,歼敌一个师。战后,党中央来电嘉勉:“庆祝你们攻克彰武,歼敌一个师的胜利。” 

 

1948年冬,刘震将军率部南下山海关,参加了著名的平津战役。

 

按照军委部署,刘震部协同兄弟部队夺取塘沽,切断敌海上退路。刘震和副军长吴信泉带领各级指挥员,踏着积雪,冒着刺骨的寒风到预定的地区观察地形。展现在跟前的是一大片无遮无挡的平坦开阔地和大片盐田。刘震看过地形后提出,这个地区难以构筑交通壕隐蔽接敌,也难以作到迂回包围断敌退路。打塘沽不如先打天津。他先后两次向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陈述建议。随后,中央军委同意东北野战军改变原来作战计划,决定先攻天津。

 

……

 

2纵的一些老人说:“刘震司令员看地形最仔细。哪个山头可打,哪个山头可藏,哪儿有堵雪墙,哪儿有道暗沟,都看得清清楚楚。哪个团从哪儿上,哪门炮往哪儿打,从哪个方向进攻,进攻时会碰到什么障碍物,都指得明明白白,落实到每一个班,每一门炮……跟他打仗心里特有底!”

 

一位优秀的军事指挥员应该有一双善于观察的好眼睛。

 

 

 

“洋为中用”是红军的一贯传统

 

 

林彪也善于看地形。

 

辽沈战役攻打锦州,林彪和罗荣桓来到2纵进攻的西北方向看地形。他们登上二郎洞、“将不陡”山(距锦州市三公里),整整看了一天。

 

林彪问2纵司令刘震:“白天总攻好还是夜间总攻好?”

 

刘震将军回答:“白天总攻好!”

 

“一天能不能打下锦州?”

 

“我看可以!”

 

林彪“嗯!”了一声,又问:“说说情况?”

 

刘震将军摆出了理由:“我们的炮火优势于敌人,白天看得清,能更好地摧毁敌城防工事。锦州城不大,敌人招架不住我们强大攻势。”

 

林彪又问:“打钢筋水泥碉堡怎么样?”  

 

将军继续汇报说:“六师摸索了用山炮打的办法,先用两发不上引信的炮弹撞一个洞,再用一发带引信的炮弹打,三发炮弹打在一个点上,碉堡肯定上天。试过好多次了。没问题。”

 

看完地形后,林彪说:“很好!”罗荣桓说:“我们放心了。”

 

1948年10月14日上午10时,万炮齐鸣。千军竞发。

 

刘震将军率领2纵和韩先楚将军率领3纵并肩向锦州发起总攻。经过三十一个小时的激战,锦州守敌七次增修的坚固工事,被我东北野战军打得落花流水。此役,2纵共歼敌一万五千二百余人,缴获各种火炮一百三十七门,各种枪枝六千二百支,汽车四十九辆,装甲车六辆。

 

善于用炮,这是刘震将军指挥作战的一个重要特点,也是他的远见卓识。



早在红军时期,当刘震将军看到部队把缴获的追击炮掩埋掉时,就曾向徐海东建议用牲口驮运,学会使用。抗日战争中,刘震把缴获的10门日本追迫击炮,改装成曲射平射两用炮,在苏北大地上大显神威,连续打掉了日本人140多个据点。进军东北途中,一本国民党丢弃的炮兵教材。刘震如获至宝。日夜攻读。刘震将军的2纵最先采用分炮包干射击目标、炮火延伸掩护步兵继续前进的先进方法。刘震说:“这一套是从国民党的炮兵教材里捡的。”

 

也是在东北战场,有一个炮兵团没有单位愿意接收。刘震一见381野战山炮就乐了。当时部队正在后撤,有的领导嫌麻烦,不同意要。刘震说:“我要,一切由我负责。”后来刘震还在大兴安岭一带捡了5万多发炮弹装备部队,都是日本人准备打苏联的炮弹。

 

结果呢?这个炮兵团和大批炮弹不但在辽沈、平津两大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还随同将军从东北打到天津,又从天津打到广西镇南关,余下的一部分还支援了越南抗法游击队。

 

刘震将军告诉记者:“其实,把敌人先进的东西拿来为我所用,这是我军的一贯传统。” 他接着颇为得意地说:“红军时期我在特务大队时,就戴过法国巴黎的礼帽,穿过美国华盛顿出的胶底鞋,用过德国造的短枪,抽过英国‘红雪’牌香烟……”

 

可见,当时的红军并不是一概排斥外国人的东西。

 

这时,刘震的儿子刘卫兵进来倒茶。他插话说:“在东北哈尔滨时我爸爸更神气。我们住一位白俄将军的洋楼。打仗时爸爸到前线指挥打仗,打完仗爸爸就回来开会搞总结,休息时就跳舞、打猎、照相、开摩托车兜风。我家买了五辆苏联秋林公司生产的摩托车。爸爸不但会开摩托车,还会开汽车。从东北南下到广西,有一半路程是爸爸自已握着方向盘开过来的……”

 

“别胡说!”刘震将军瞪了他儿子一眼。



 

 

 

 

 

没有乘过飞机的人当上了空军司令

 

 

1950年11月4曰,这是刘震将军军事生涯中的一个转折点。将军万没有想到,自己连飞机都没有乘过,却当上了即将赴朝参战的空军司令员!

 

一年前,担任第13兵团副司令兼39军军长的刘震将军,在率部参加广西战役胜利后,因病休息治疗。1950年10月,刘震将军被任命为中南空军司令员。将军上任还不到一个月,中央军委的一个紧急通知又把他调到了北京。

 

这一天,在军委空军司令部,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向刘震将军传达了中央军委的决定,任命拟担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的刘震先任东北军区空军司令员。负责组织志愿军空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的行动。

 

陡然听得,刘震将军愣了一下。本来由陆军改行空军,他就有点不情愿。这会竟要带空军参战,这个弯子似乎转得太急了,太猛了。将军不是怕打仗,而是担心自己没有文化,没有经验。空军作战,那可是高技术、大学问的事啊!可是,刘亚楼神情严肃的一席话,却使他再也坐不住了。

 

刘亚楼说,10月初,金日成专门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在朝鲜战场上,敌人利用约千架的各种飞机,每天不分昼夜地肆意轰炸朝鲜前方和后方。金日成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尤其是空军,起码要有必要的飞机师。

 

刘亚楼说,原来中国和苏联商定,抗美援朝,中国出陆军,苏联出空军,但老大哥突然不干了。为此,周恩来特意赴苏联找斯大林……

 

刘亚楼还说,为了空军的事,毛主席三天三夜没睡好觉。难啊!

 

最后,刘亚楼对刘震说;“我们同在四野工作过,我了解你会打仗,善于学习新东西。这次工作调动是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和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点你的将,经周恩来审定,毛主席批准的。”

 

作为一名军人,还有什么比信任更加重要,更加珍贵呢?此时,刘震将军热血沸腾,他“嚯”地站起来说:“服从命令。困难再大,我也要把它干好!”

 

次日,刘震将军启程去沈阳,匆匆上任了。由此,世界空军史上从未有过的奇迹出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从筹备到组建。从训练到参战只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而一般其他国家的空军,训练一个飞行员,起码也得一年时间。中国空军组建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

 

1951年1月,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开始组建。由于当时我国空军尚处初建阶段,只能由“凑班子”办法来解决,即以空军领导机关抽调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为主,东北军区空军抽调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为辅,并由其他军区抽调部分人员组成。

 

这边干部刚进门报到,那边各业务部门专业对口学习就开始了。

 

由于时间短,战斗部队的技术训练,只有抓住参战必要的重点课目进行突击训练。歼击机部队重点进行特技、编队、航行和双、四机空战训练;轰炸机部队在完成大队基本战斗训练后,重点进行团编队轰炸训练;歼击机部队重点进行中、大队的中低空编队,航行和对地面战术目标的攻击、轰炸训练。

 

4月底,各部队基本上按计划完成了训练任务。

 

刘震将军和部队一起也进入了完全陌生而又崭新的空中作战领域。那几个月,刘震白天要带部队,晚上请苏军顾问“开小灶”。

 

由苏联空军顾问团组织的演习考核验收开始了。刘震将军手握话筒指挥,眼睛里闪耀着紧张而激动的光芒。要知道,这毕竟和指挥地面作战不同,地面作战指挥员有一个深思熟虑的过程,战斗发展变化再快,下面的部队还得按照指挥员的指令动作。而飞机一上天,它的动作几乎都得以秒计算,指挥员的命令稍一迟疑,便差之千里!

 

考核共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各级司令部为首长准备决心;第二阶段,袭击敌人机场;第三阶段,抗击敌轰炸机群对重要目标的袭击;第四阶段,配合地面部队歼灭被围之敌。演习历时十九天,共放飞307架飞机,全部是中国自己的飞行员。要让它们一架架按规定的次序、空域、队形上天,一点不乱,一分不差,确非易事。但刘震却有条不紊地做到了,成功了。

 

考核完毕,苏联顾问高兴地对将军刘震说:“奇迹,奇迹!你们真是一步登天!”事隔多年之后,刘震将军回忆说:“我那是赶鸭子上架。其实还只是一脚跨在门里,一脚踏在门外呢!”

 

1951年3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辽宁安东(今丹东)正式宣告成立。刘震将军任司令员、常乾坤任副司令员。

 

——————  未完待续 ——————

 

 

(本文刊于1995年10月成都出版社出版的《东野名将》)

 


 

| 文:吴东峰     编校:杨嘉敏

|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