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吕正操:张学良称他"地老鼠"| 开国将军轶事

吕正操:张学良称他"地老鼠"| 开国将军轶事

 
 
2005年1月4日,吕正操将军喜度百岁寿辰。将军为五十七位开国上将中,亦为开国上将以上将帅中惟一百岁者。是日,将军感言道:“人,不在于活多久,而在于多做事。”
 
少年吕正操颖悟过人。某日老师罚其背三篇古文:韩愈之《祭十二郎文》、《祭鳄鱼文》和欧阳修之《醉翁亭记》,并嘱次日完成。将军当场默读两遍,对曰:“我现在就背!”即朗朗背诵,一字不差。老师大惊又大喜,曰:“是儿异日必为大才。”
 
原东北民主联军老战士王晓旭告言初见吕正操印象:四平保卫战败后,退于哈尔滨双城,见吕正操将军,个不高,已秃顶,为部队讲话仍豪气冲天。印象最深的是他说:“国民党有个爸爸,是美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也有个爸爸,是苏联。”吕正操将军时任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员。
 
 
 
2003年春,笔者于广州购得一份民国38年(1949年)2月2日《麦克风》杂志第七号,其中“新闻内幕”栏刊有吕正操将军消息一则,摘录如下:
 
东北共军副司令吕正操的来历
 
抗战前为万福麟五十三军团长,在沈阳被俘的周福成将军是他的老上级。好像在七七事变前,在北平的报纸不短看见吕正操的名字,那时他是万福麟所率领的五十三军一名团长,祖籍隶关外辽宁,相当活跃,尤其抗战军兴后,吕的名字更常被报纸登载着。
 
抗战军兴后久已未闻吕之声息,时至国土光复,共军拿东北的将领中便有吕正操其人,不过是否即当年万福麟下的那位吕团长就不得而知!
 
现在经过事实证明,原来今日中共将领吕正操,便是当年第五十三军的吕正操,他因抗战初起,未能随五十三军退而入共军,十几年来他的官阶至中共陆军少将,而且为中共方面东北副总司令,他的地位是仅次于林彪的,在沈阳陷落后中间便有一个插曲,那就是沈阳守城司令周福成原为第五十三军副军长,说来,当然是吕的老上司,可是不料事隔多年,周氏竟为他十几年前的部下吕正操所擒,当然周福成是感慨万端了!
 
 
吕正操将军,字必之,辽宁海城唐王山后村人。将军家菜地紧挨南满铁路。日俄战争后,南满铁路为日本人占有,中国人必须绕道行走。某日,一代课老师过铁路人行道,被日本人用战刀砍得头破血流。将军目睹此景,挥拳怒曰:“长大了当兵打日本!”
 
吕正操将军8岁上村小学。老师华本清为其取名吕正言。后将军改名为吕正操,取义操练军事打日本。
 
吕正操将军疾恶如仇,年幼不好读书好打架。某日,学校某富家子欺负穷学生,将军打抱不平,挥拳出手。老师偏袒富家子,罚其打手板。将军气急,举板凳自卫,老师惧退。1936年8月,吕正操将军于南京陆军大学高级班学习,国民党特务横行霸道,有恃无恐,同学敢怒不敢言,将军则拍案而起,将蛮横之特务打伤。是时,国民党的报纸以大字标题渲染此事:“东北军阀吕正操行凶打人。”
 
 
 
1922年春,吕正操将军参加东北军,服役于万福麟五十三军团长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后调卫队旅旅部任上士。次年经张学良推荐考入东北讲武堂第五期。吕正操将军言:“我和张学良是同乡,他也是辽宁海城人,对我特别关照。”
 
吕正操将军讲武堂毕业后,张学良调其为副官、秘书,后又升任少校副官。1928年初,张学良派吕正操将军至沈阳任高级军政人员文娱活动场所——同泽俱乐部任干事。将军致函张学良曰,不想当政客,想到部队打仗。张学良复函斥之年轻浮躁。吕正操将军晚年忆此曰:“其实少帅只比我大三岁半。”
                     
1937年5月,吕正操将军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将军率东北军五十三军六九一团部分,被日军包围于藁城南之梅花镇,激战一昼夜,毙伤敌七百余人。其时,五十三军已退,将军受党组织指示,率部突围,北上冀中,开辟抗日根据地。途经晋县小樵镇小学时,宣布脱离东北军五十三军建制,改称人民自卫军,将军被推举为司令员。此后,吕正操将军任冀中军区司令员兼行署主任、冀中区总指挥部副总指挥。
 
 
抗日战争时期,吕正操将军率部抗日于冀中,减租减息,改善民生,建立政权,发动群众,积极开展平原游击战争,尤以地道战、地雷战而闻名于世,数年即收复冀中二十余县城,将军所部由不到一团人发展为八路军之第三纵队。1940年3月4日,将军于十八集团军总直属队干部会上介绍冀中平原游击战争经验,时人誉之“抗战模范”、“冀中名将”。
 
吕正操将军回忆初建冀中根据地言,初始部队未能真正理解八路军的作风,以为八路军的作风,就是“吃得愈坏愈好,穿得愈坏愈好。”甚至做衣服也有意做得难看。东北部队喜穿翻领衣服,亦以为不合八路军传统。因此部队中发展了极大的游击主义、极端民主化等。
 
吕正操将军言,抗日战争时期,冀中平原无狗。因当地老百姓为了掩护八路军活动,自发开展杀狗运动也。
 
 
 
1946年春,东北民主联军第一次解放长春,时任联军副总司令员的吕正操将军分管后方运输供应,之后即兼管铁路工作。其时,日本机车为轮乘制,苏联机车为包乘制,各有长短。吕正操将军经调查研究和对比试验,认为包乘制比轮乘制优越。将军以此为题,于《东北日报》发表文章《论乘务负责制》。吕正操将军未曾料到,从此竟与铁路结下不解之缘。
 
1949年3月,吕正操将军至河北平山西柏坡参加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会前,将军前往拜访毛泽东,毛见将军微微笑,曰:“你写的文章——《论乘务负责制》,不错呀!”继曰:“我们就是要学会搞建设。”此后,将军兼任东北铁路总局局长、东北人民政府铁道部部长;建国后,历任军委铁道部副部长兼铁道兵团副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副部长、代部长兼中央军委军事运输司令员,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政委等职。
 
吕正操将军对中国的铁路建设情有独钟。将军外出喜乘火车,并携各省大地图,如有新开设之铁路,必于图上加注新站名。八十高龄仍赴东北、内蒙古等地,考察铁路干线状况,并向中央领导上书改进铁路建设的建议。将军晚年常喜吟唱《铁路员工之歌》:
 
穿过山洞,穿过铁桥,
 
不分黑夜和白天。
 
越铺越长,越铺越远,
 
千山万水莫阻拦……
 
 
“文革”中,吕正操将军被打成“东北叛党集团”的头子和与彭真、林枫结成反林彪的“桃园三结义”小集团,遭到非法关押。某日,毛泽东告周恩来:“吕正操要保”,因江青一伙干扰,压着不办。1974年,毛泽东再次指示,吕正操“八一”要见报,将军方得以恢复自由。
 
吕正操将军喜读书,广闻博览,自称“杂家”。晚年更是手不释卷,废寝忘食。将军书架上有《中国事典》、《中国大百科全书》、《资治通鉴》、《朱光潜全集》、《贾平凹中短篇小说集》、《子夜》、《我的父亲邓小平》、《白鹿原》、《周易通解·周易要义》、《中国历代帝王录》等书。
 
 吕正操将军喜打网球,且有七十年球龄。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张学良于沈阳景佑宫辟一网球场,将军为球场常客。战争年代,将军常于村头麦场练打网球,技艺日精。建国后将军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八十高龄,仍坚持每周打四五场网球,每场一两小时,运动量惊人。1990年9月23日,国际网球联合会主席夏特圣埃授予吕正操将军国际网联最高荣誉奖章。是年将军八十五岁。
 
 
 
吕正操将军古诗词功底极好。
 
1987年,张学良赠诗吕正操将军: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辩已无言。”
 
该诗句出自陶渊明《饮酒》“结庐在人境”篇之第三联、第五联,改五联下句“欲辩已忘言”为“欲辨已无言。”
 
吕正操将军回赠诗云:“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徒设在昔心,良辰知可待。”亦集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篇中第二联、第四联,改第四联下句“良辰讵可待”为“良辰知可待”。
 
此事被当时诗坛传为佳话。
 
1990年6月,张学良书寄吕正操将军《谒延平祠旧作》,诗云:
 
“孽子孤臣一稚儒,填膺大义抗强胡;丰功岂在尊明朔,确保台湾入版图。”落款为:“谒延平祠旧作,书寄吕正操学弟正 九十老人毅庵书。”
 
吕正操将军读之后回赠和诗一首云:
 
“讲武修文一鸿儒,千古功业在抗胡;盼君走出小天地,欣看人间绘新图。”
 
1991年5月,吕正操将军受邓颖超委托赴美国纽约访张学良将军。两位耄耋老人分别五十四年后终得相见。
 
张学良拉吕正操手说:
 
“必之(吕正操的字)呀,我现在迷信了,信上帝。”
 
将军随口回答:“我也迷信了。”
 
张学良不解:“你迷信什么?”
 
吕答:“我迷信老百姓。”
 
张学良大笑,说:“我知道,你叫地老鼠。”意指将军抗战时期于冀中民间开展地道战、地雷战。
 
(本文资料来源于宋维试(木旁)、王晓旭等人的采访,并参考吕正操文《冀中平原游击战争》、张友坤、魏跃进文《张学良与吕正操》、刘元文《当年他说我年轻浮躁——吕正操将军追忆张学良》、任晓路文《吕正操用毕生实现两个愿望》。吴霖文《人生难得老来忙——记吕正操将军》,刘元文《当年他说我年轻浮躁——吕正操将军追忆张学良》等等)
 
(本文原发于2006年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开国将军轶事》,略有改动,欢迎分享,并注明公众号地址,谢绝断章引用)
 
| 文:吴东峰     编校:杨嘉敏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