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刘兴元:他在林彪死党边缘徘徊 | 开国将军轶事

刘兴元:他在林彪死党边缘徘徊 | 开国将军轶事

刘兴元(1908-1990):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百口莫辨,形单影孤。

                                                                                                                 ——纸上谈兵点评

刘兴元将军

刘兴元将军,原名刘维芳,山东莒县朱芦乡人。躯干伟硕,鼻大嘴阔,形貌魁异。因戴近视眼镜,更显不怒而威,气场非凡。部属望之不辨喜怒,莫识深浅,无不退避三舍也。将军见多识广,能言善辩,牙尖嘴利,尤其是批评人,讽刺挖苦,尖酸刻薄,毫不留情面,人称刀子嘴

 

出身富裕农民家庭的刘兴元将军,六岁入私塾,十一岁上小学,十七岁到青岛打工,当过纺织厂工人、杂货店学徒。1928年底考入冯玉祥部学兵团当兵,因初通文墨,被调旅部当文书。广州军区原干部部长王之明亦告余,刘兴元将军曾在国民党军队任文书。193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后被派往宁都起义部队。广州军区原党办主任李维英告余,刘兴元曾亲口告之其为共产党的俘虏兵。遍查资料,却无此记载。

 

文革中反“二月逆流”时,广州造反派在街上贴大字报,打倒“广老谭”(指黄永胜是广州的谭政林),又称刘兴元为“机关枪欢迎过来的俘虏兵”。李维英见后曾于办公室问刘兴元:“有没有这回事?”刘兴元毫不隐瞒,坦然答道:“我确是俘虏兵。俘虏后在红军队伍当文书。”

刘兴元将军作政治工作报告

 

解放军总政文化部副部长陈亚丁曾与广州军区著名作家张永枚言:“你们广州军区看相声不用找演员。”张永枚诧异:“广州军区只有话剧团、歌舞团、杂技团,哪来的相声演员?”陈亚丁答曰:“你们刘兴元政委就是最好的相声演员,听刘政委讲话,就像听相声。”

 

抗日战争某年38日,为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刘兴元于苏北滨海军区给妇女作报告,第一句话就是:“今天你们妇女要上天了,我们男人都要听你们的了。”妇女们正喜上眉梢时,他不紧不慢又来一句:“但也不能翻天了!”因此话,刘被许多妇女批为“大男子主义”。

 

 建国后某日,刘兴元将军于台上作报告,听报告者内容已无记忆,惟记得其时台下通讯总站女兵们坐姿不佳,东倒西歪。将军见之不悦,突然话锋一转,问通讯总站领导:“你们附近有没有药店?”领导答:“有。”刘又问:“我们现在国家很困难,药店是不是缺钙啊?”该领导呐呐,将军继高声曰:“你们回去后到药店多买些钙,给女同胞们补一补。”总站领导闻之起立汗流浃背,检讨不迭。

 

著名作家、红军老战士白刄曾告余,刘兴元将军说话一向刻薄。抗日战争时期,白曾任一一五师《战士报》主编。山东军区二师通信员给报社投稿积极,某日,白与时任二师政委的刘兴元请示给作者发稿费事,刘兴元大怒,后于大会上批评该师通信员:“战士报有人提出写稿要给你们稿费,那我问问你,我们的战士上战场上流血牺牲,打枪要不要子弹费?”众皆哑然。

 

 “文革”初期,地方造反,部队亦受影响。广州军区战士报部分编辑蠢蠢欲动。刘兴元将军召战士报领导提醒,曰:“巴掌大的报纸,还想造反?”时任宣传部新闻处处长的白素,有水平,善独立思考,常于不同场合敢于提意见,唱反调。刘兴元不悦,于大会上批评曰:“白素,白素,我行我素。”白素由此被转业到地方工作。文革后期平反回报社继续任社长。

          

       建国初期,龙书金将军任职广东省军区司令员。龙到任后,后勤部门为其盖了一栋小楼,有人写信给广州军区领导告状言龙书金一到省军区就为自己“盖了一栋大楼”。龙书金闻之大怒,抓电话直拨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黄司令,你马上来看看我盖的这个楼大不大?”黄急赶来看,与龙言:“确实不大呀!”。有人问龙,你这事是廉政问题,是刘政委管的,为什么不找他而找黄司令。龙答:“刘政委会讲理又不讲理,我讲不过他。”

       

广州军区原党办主任李维英告余,刘兴元将军工作要求高要求严,加上嘴巴刻薄,能刻薄到点子上,刻薄在要害上,因此很多人都怕他。王之明告余,某师政委是刘兴元的老部下,曾与刘共事七八年。建国后某日,刘兴元召之谈话,王之明陪同他到刘兴元办公室,亲见其在谈话时双腿一直在发抖。

 

1962年罗荣桓元帅到广州军区视察,戏称刘兴元为“刘铁嘴”,罗帅闻知司令员黄永胜与政委刘兴元和谐共事无大碍,喜甚。罗荣桓指黄永胜言:“和刘兴元搭档可不容易啊,你黄永胜有长进了!”

刘兴元将军会当领导,从来不当保姆,凡部署任务,善启发部下自己动脑筋,自己想办法。

抗日战争时期,为完成上级交办的军民联欢任务,滨海军分区管理科科长向刘兴元将军叫苦,没有钱,怎办事?刘兴元将军斜眼一瞪,言:“看把你美的,找我给你批钱?我找谁批?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又言:“不就是困难吗?不困难还要你们科长干什么?告诉你,完不成任务我就找你,你找谁我不管。”是时,刘兴元将军任滨海军分区政委。

 

1944年初某日,刘兴元将军通知某团政委吴岱:“到山东军区参加政治工作会议,你去发言,介绍你团连队政治工作经验。”吴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请示:“刘主任,是不是再具体指示一下。”刘兴元反问吴岱:“上级叫你拔据点,会告诉你这么打,那么打呀!”吴岱无奈,积极准备,解放思想,放开发言,竟在山东军区政治工作会议上一炮打响,山东军区领导罗荣桓、黎玉、萧华评价甚高。吴岱将军因此而荣膺八路军一一五师、山东军区授予的“模范团政委”称号。吴岱将军曾回忆说:“此荣誉是刘兴元政委逼出来的。”       

 

刘兴元将军好学不倦,广闻博记。王淮湘将军回忆,1949年刘兴元将军至四十二军检查工作,即携收音机听时事新闻,掌握国际国内形势和战斗动态。李维英回忆,将军办公室,堆得都是书,还订有多份香港报刊杂志。将军读报,看文件,喜用毛笔,或红铅笔于重点内容处作记号,或杠,或圈,或勾,或批阅加感叹号,或批阅加问号,凡批阅文件,皆繁体汉字,洋洋洒洒,一二三四,明白清楚,无空话套话,可操作性强,照办即可。

 

刘兴元将军满腹经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李维英回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柬埔寨王国首相宾努亲王夫妇访问广东,李随刘兴元陪同宾奴亲王参观广东历史文物。返回时,刘问李:“清代广彩漂洋过海运出去,那么多瓷器堆在一起,为什么不会打碎?”李摇头:“不知。”刘兴元详细告之,碗碟间隔装米,摞起用绳捆牢,再用水泡之,所有碗碟即连为一体,便不会叮当相碰了。”

 

刘兴元将军接待外宾

 

刘兴元将军政治敏锐,能力强,进步快。1959年即提拔为广州军区第二政委。第一政委先后为陶铸、韦国清,均兼地方第一把手职务,军区实际工作为刘兴元主持。是时,大区正职多为上将,中将任大区正者凤毛麟角也。1959年11月至1972年3月,刘兴元任职广州军区政委达十三年之久,有人称是刘兴元人生经历最辉煌的时期。

 

林彪提出了政治思想工作“四个第一”的指示,刘兴元将军推崇备至,贯彻甚力。笔者曾见将军1964年对广州军区政治工作若干批示,于中不但可见将军思想政治水平,亦可见将军书法神采。

196441,刘兴元将军于军区政治部出的“大学、大整”情况简报47号上作了关于抓活思想的批示:“请大家注意抓活思想的问题。每件工作中,都有思想认识问题。郭兴福教学法,工程兵就提出了五个思想认识问题,消灭事故,也有多少个思想问题,生产、施工、整编、补充、复员......等等,都有若干具体的思想认识问题,思想领先,就是在每一件工作一开始:即提出号召之后,就要大家讨论,看看有什么思想认识问题,在做的过程当中,每一步都有思想认识问题。所以抓活思想,最重要的是:当做先行的东西;掌握思想情况及时加以解决。”

 

李维英告诉笔者,刘兴元将军与丁盛将军均喜下象棋。某日,叶剑英元帅来广州军区留园。丁盛闻讯急推棋盘,小跑至大门迎候,而刘兴元则慢悠悠举棋言:“别急,别急,下了这盘再说。”叶帅先见丁盛,甚喜;后见刘兴元,无言。

 肆

广州军区原干部部部长王之明回忆,刘兴元将军原则性极强,文革初,军区政治部机关造反,提出“打到温玉成”口号,揪斗了时任军区副司令员的温玉成一天一夜。还敲锣打鼓到军区司令部,要求刘兴元撤温玉成的职。刘兴元将军非常沉着,就是不表这个态。他把当时的副司令员、副政委都叫到党委会议室开会,明确指示,这样做是完全错误的。他说:“温玉成副司令员的命令是中央下的,我们军区有什么权利免他的职?”军区诸领导皆鸦雀无声也。军区机关由此而肃然稳定。

王之明忆此言:“广州军区文革初无大乱,刘政委当时讲此话至关重要,真是一言九鼎啊!”

 

下连当兵的刘兴元将军

 

李维英告余,刘兴元将军之所以成为军中翘楚,其原因有三:一是林彪、罗荣桓的器重;二是刘的文化素质高,他当兵前曾当过账房先生,又当过国民革命军的文书,而我们红军官兵文化普遍低,那时很需要有文化的人。三是他“尊老”,即对早于他参加革命的同志都非常尊重,如黄永胜、李天佑、詹才芳、梁兴初、吴瑞林、周赤萍等等。李维英调军区党办时,时任代司令员的李天佑特意提醒他,刘兴元政委在我们这个班子里资历虽浅,但他水平、能力却很高,你们一定要尊重他。

 

19672月,广东造反派大闹夺权,赵紫阳曾书一函,嘱广东省军管会领导李洪杰(广州军区副参谋长)、罗兴洲(广州军区工程兵副政委),将省广播电台大印交与中山大学红旗兵团造反派。其时,罗兴洲坚守电台岗位,李洪杰带高贵急往广州军区请示刘兴元。刘果断表态:“不能交,绝对不能交!”将军果断说:“这件事没有经过中央同意,他怎么能写条子呢?人家要夺权,你可以不管;但你写条子让权,一给夺权者以借口;二留下了授人以柄的铁证。”将军嘱一定将其意见转达赵紫阳。赵紫阳闻之,佩服道:“还是兴元政委深谋远虑,看得远!”

 

        李维英与笔者言,文革“一月风暴”(上海造反派夺权)时,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赵紫阳为了讨好造反派,躲过揪斗,主动向造反派交了权,凡下达文件,均由省委和造反派共同签署,事后受到周总理的严厉批评。

 

 1971年9月13日深夜,林彪驾机出逃,周恩来打电话给丁盛,要求广州军区立即封锁广东至香港、澳门的一切通道,授命广州战区陆海空由丁盛统一指挥。是日晨,丁盛急召开常委会,传达周恩来指示,言广州战区陆海空由军区常委负责,而未言由丁指挥。刘兴元立即心知肚明,第一个表态:“一切服从丁盛司令员的指挥。”而后,又在给党中央的文电中明确加上这句话。其时,刘兴元任广州军区第二政委、党委第二书记。

 

据云,林彪事件前,毛泽东南巡时曾招见时任广州军区政委刘兴元、司令员丁盛,警告他们:“你们和黄永胜的关系那么深,黄永胜倒了怎么得了呀?”又,1974年毛泽东在接见一批高级干部时曾拉着刘兴元的手说:“你是个好人哪!”

 

据迟泽厚回忆,“九一三事件”之后,由于与林彪、黄永胜的特殊关系.刘兴元将军政治处境一度相当艰难,成为“各路诸侯”中被重点考察者之一。但他坦然处之,并积极配合上面对他的考察。最终找不到他任何参与林彪集团阴谋活动的证据。

 

19723月,刘兴元将军调任成都主政四川和成都军区工作,时人谓之“四个第一”,即成都军区第一政委、成都军区党委第一书记、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四川省革委会主任(第一把手)。将军临行前,毛泽东于北京接见谈话:“到成都后,你先去武侯祠,看一幅对联,你读了这幅对联后,就知道你的工作应该怎么做了。”毛泽东所言对联为: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1973年某日,秦基伟受命任成都军区司令员职,由北京乘专机至成都赴任,据该机随行者回忆,至成都下飞机时,见诺大机场,仅站立一人迎候。此人戴墨镜,便装,上身洁白衬衣,下身灰色裤子,神态甚为谦恭,有形单影孤,凄风苦雨之感。是人即为刘兴元将军也。

山东省人民政府给刘兴元家属颁发的军属证

 

原广州军区司令部动员部部长迟泽厚回忆言,刘兴元将军在“批林整风”和“批林批孔”运动中都过了关。不料,在打倒“四人帮”之后,广州军区和成都军区却遵照上面意图,联合对他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问题重新进行审查,主要同题有三:一是“制造广州军区反革命集团冤案”;二是“审查广东地下党”;三是“谎报敌档材料整叶(剑英)帅”。刘兴元在他的多次申诉中.不回避他在“文化大革命”中犯有错误,但对加在他头上的不实罪名逐一作了反驳;同时强调他“在广东期间也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

 

1969年10月,中苏关系突然升级,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广州军区按照周恩来的指示,接受了疏散中共中央和中央一些部门20多名老干部的任务。时任广州军区政委的刘兴元将军接收任务后,立即组织最强班子负责接待。据迟厚泽回忆这批老干部共有24户,连同家属、随员近百人。名单如下:

朱德元帅(曾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及夫人康克清,孙女1人,秘书1人,警卫员2人;

董必武(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代主席)及夫人何莲芝,孙女1人,警卫员2人:   

李富春(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及夫人蔡畅,小孩1人,秘书1人,警卫员2人;

张鼎丞(曾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及夫人何素行;

张云逸大将(曾任中央军委副总长)及夫人韩碧.小孩3人,警卫员1人:

滕代远(曾任铁道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及夫人林一,警卫兼秘书1人;   

陈奇涵上将(曾任解放军军事法院院长)及夫人卫彬,小孩1人,警卫员1人。

周士第上将(曾任防空军司令员)及夫人张剑,警卫兼秘书1人:

陈伯钧上将(曾任高等军事学院院长)及夫人陈琳,女儿1人,警卫员1人;

郭天民上将(曾任解放军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兼军事出版部部长、院校部部长)衔的及夫人窦辩,秘书1人;

李涛上将(曾任总参谋部第三部部长)及夫人李焕明,女儿1人,警卫员2人;

朱良才上将(曾任北京军区政治委员)及夫人李开芳。女儿1人,警卫员1人;

周纯全上将(曾任总后勤部第一副部长兼副政治委员)及夫人郑坚石,小孩1人.警卫员1人;

彭明治中将(曾任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及夫人段琼枝,女儿1人;

陈正湘中将(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及夫人康捷,女儿1人,警卫员1人;

钟赤兵中将(曾任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及夫人于陆琳,警卫员2人;

熊伯涛少将(解放军公安部队副司令员)及夫人李文.警卫员1人;

查国桢少将(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副司令员兼后勤部部长)及夫人张完成,警卫员1人;

已故罗荣桓元帅夫人林月琴及小孩2人,公务员1人;

已故赵尔陆上将夫人郭志瑞,小孩1人,警卫员1人;

女红军曾碧漪(曾在中央苏区任毛泽东秘书)及小孩1人。

李寿轩中将(曾任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

谭家述中将(曾任解放军空军副司令员);

黄达(辽宁省副省长);

 

李维英告余,这批元老级人物,当时均属“文革”中靠边和挨批之人,但刘兴元将军持以大礼,尊以上宾,待以宠遇。军区研究接待任务时,刘兴元尊称他们是:“毛主席、周总理送来的客人”。初到首日,刘兴元特意指示:“广州讲究吃海鲜,第一餐一定要有海鲜。”安排住房,刘兴元逐一检查,要求:“单独起伙,各配一名厨师。” 有客人用试探的语气提出:能否解决点稀缺药品?刘兴元立即指示:“只要军区有的,充分保证;没有的,到地方医疗单位找;再没有的,到香港去买!”老同志们闻之翘指称善,热泪盈眶。

 

迟厚泽回忆言,其时,军区和省革委会领导常去从化温泉看望这批老干部。去的最多最勤的就是刘兴元将军,有时去后还在那里小住数日。1970年春节,刘兴元将军带领军区和省革委会领导人到温泉挨家挨户拜年,以主人的身份.恭请老干部和夫人们吃年饭。是时,朱德格外激动,取自制竹根拐杖三件,分赠刘兴元、丁盛和扬梅生副政委,感慨说:“来到流溪河,就像重回井冈山。” 迟厚泽继言,刘兴元、丁盛施以当年井冈山之礼遇,老同志们在这里又找回了昔日的尊严。

1977年9月,刘兴元将军调任解放军军政大学政委等闲职。次年以年老体弱为由,要求休息,即获上级批准。

 

晚年刘兴元

 

1987年10月,迟泽厚往北京拜访刘兴元将军,谈及从化接待老干部事,刘兴元突然情绪激动:“口口写的回忆录,说朱老总在从化遭软禁,连大桥都不准过。你又没到从化,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又言:“我们能干这种事吗?再说,我们哪来这么大的权力!”又言:“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你这样随便一说,别人也没法儿调查,我们可要背黑锅、遭骂名呀!”而后静场许久,言者忿忿,闻者戚戚。

两年后,即1990年8月14日,刘兴元将军于北京逝世,享年82岁。

 

本文资料来源于王淮湘、白刃、李维英、王之明、陈宏康、张永枚、王哲敏、高贵、王赛茵、郭惠兵、陈东鸿等人的采访,并参阅了迟泽厚文《人间自有真情在》(《广东党史》2007年第4期)、史大为著《春雨》(白山出版社出版)

 

               (吴东峰原创作品,未均授权谢绝转载,

               媒体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的公众号)

 

 

《开国将军轶事·大将上将篇》定价:30元

 

《开国将军轶事·中将少将篇》定价:30元

 

 

 

 

吴东峰新版《开国将军轶事》近日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作者为建军九十周年献礼而修改精编的纪念版本。

前一百位下单读者即可获作者亲笔签名版,数量有限,售完即止。

读者如需购买,请直接与广东人民出版社发行部联系:联系人曾炜,电话:83795240 13503096730。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