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开国将军任荣去世,享年百岁:他曾和毛岸英同车入朝 | 开国将军轶事

开国将军任荣去世,享年百岁:他曾和毛岸英同车入朝 | 开国将军轶事

据悉,任荣将军于今天凌晨(2017年6月16日)2时28分在武汉逝世,享年100岁。
       任荣将军1917年9月生于四川苍溪县,1933年参加红军,同年参加红军。193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第三十军师特务队队长。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师政治部宣传干事,特务队队长,红军大学政治部宣传干事兼教员。参加了川陕苏区反围攻和长征。后任八路军留守兵团营教导员、旅组织科科长,冀热辽军区团政委,东北野战军师政治部主任、师政委。参加了辽沈等战役。建国后,任东北军区组织部副部长。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政治部副主任。1954年任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中方委员。1958年毕业于政治学院。
       后历任军政委、成都军区副政委副政委兼西藏军区政委、中共西藏自治区区委第一书记、西藏自治区政协主席、武汉军区副政委。
       任荣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任荣将军最后的微笑

 

图一:这是2013116日,笔者采访任荣将军时,见到的任荣将军最后的微笑,亲切慈祥,永驻心间。

 

 

 

图二、图三:任荣将军为笔者书写了“抗美援朝”四个字,他是的抗美援朝战争最后的幸存者和见证者。

 

 图四:临别时,任荣将军紧紧握着笔者的手,要留吃饭,他反复说的话是:“不大吃大喝,来点小酒,四菜一汤。”

 

我和毛岸英同车入朝
——访原中国人民志愿军组织部部长任荣将军

 

 

晨钟

 

按:获悉任荣将军逝世,老友黄诚忠(笔名晨钟)找出他最早披露任荣将军与毛岸英同车入朝的釆访报道,受托在此转载,以悼念任荣将军。

 

 

开国少将任荣

 

        195010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率先头部队跨过鸭绿江。

        19501023日,任荣随志愿军总部机关奉命入朝。说是总部机关,其实是在十三兵团的基础上又从各部队抽调一些人员组成的,因此很多人员互相之间不认识。机关人员分乘大小车辆,由丹东沿鸭绿江北岸,向长甸河口前进。

  出发前,机关领导对任荣说,有位俄文翻译搭乘你的车。一上车,任荣就觉得这位年轻英俊的俄文翻译有点面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于是两人一问一答地交谈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毛岸英。”

  “你是怎么学会俄语的?”

  “我在苏联学的俄语。”

  “参军前干什么工作?”

  “回国后务过农,做过工,当过工厂党总支书记,刚结婚不久。”

  “你是新郎,离家打仗她乐意吗?”

  “乐意!可支持我啦!”稍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

  “不光她支持我,我父亲也支持我,是他叫我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

  “你父亲思想挺进步的。你在工厂多好,参军打仗多苦,多危险呀!”

  “我不怕!战争能锻炼人。”

 

  车子继续前行。任荣回忆说,当时只是对这位知书达礼的俄文翻译颇有好感,同时又觉得他的父亲思想很进步,至于他父亲是谁?没有问,也没想到要问。

  中午到达长甸河口。吃午饭时,任荣要毛岸英同他一起吃饭,他们又边吃边聊起来:

 

  “你在苏联吃什么?”

  “面包、牛羊肉、土豆。”

  “你回来吃大米,还是吃小米?”

  “大米、小米、白面都吃。”

  “你什么时候务的农呢?”

  “回国后务的农。”

  “留洋回来,怎么还去务农呢?”

  “我父亲叫我去的。”

  “你在哪里务的农呢?”

  “在吴满有那里。”

 

  他一说吴满有,任荣突然明白了。吴满有是抗日战争年代陕甘宁边区的著名农民劳动模范,是毛泽东最亲密的农民朋友。当时吴满有的名字在解放区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

 

  “啊!你的父亲是毛主席?”

  “是的。”毛岸英很平静地说。

 

 

  当天傍晚,从长甸河口出发,任荣和毛岸英乘坐的吉普车通过鸭绿江上的浮桥,驶入战火燃烧的朝鲜国土。

  吉普车一路颠簸。1024日早晨,任荣和毛岸英一同到达大榆洞,见到了彭德怀总司令员。第13兵团的领导同志也到了大榆洞,随即参加由彭总主持召开的第一次作战会议。从此,毛岸英就留在彭总办公室工作,担任彭总的秘书兼翻译。任荣被任命为志愿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谁也没有料到,1125日上午,也就是第二次战役刚刚开始,美军飞机突然轰炸志愿军指挥部所在地,一枚凝固汽油弹落在了彭总所在的房顶上,房子瞬间燃烧起来。当时毛岸英和另外几个参谋因观察敌情没有进防空洞隐蔽,汽油弹很快将房子烧成灰烬。当敌机离去,彭总从防空洞出来,看见毛岸英被烧焦的尸体,他一下子惊呆了,好长时间没有缓过神来,极度的悲伤使他反复念叨这样一句话:“为什么偏偏把他炸死?”

  毛岸英遇难时,任荣正在东线执行任务,不在大榆洞。当任荣回来时,毛岸英的遗体已被掩埋在大榆洞的山上。任荣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说,像他那样英俊挺拔,待人和气,有知识有修养的优秀青年,厄运怎么会降临到他头上呢?任荣特意到毛岸英的墓前,眼含热泪,向这位同车入朝的战友鞠躬默哀。

  停战以后,有不少人向毛主席建议,把毛岸英的遗体运回国内安葬。毛主席说:“天下黄土埋忠骨。就让岸英和志愿军烈士们在一起,和朝鲜美丽的江山同在吧!”

 

任荣将军回忆录《戎马征程》(图为私人收藏)

 

 《光明日报》

 

  

(吴东峰编著,原创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