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文章归档 > 2019年09月
2019年09月30日 18:15

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骨

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骨 谨将此文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给所有在这支英勇部队奋战和牺牲过的前辈和战友们! 当今世界的一大特点是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历史被遗忘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今天,当我们回首往事时,不能忘记曾经在中国黄土地上叱咤风云的一代开国将帅,他们虽然渐行渐远,但他们的生命历程和极致品格,依然凸现在中国革命史上,凸现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许多年轻的记者问我:“你采访...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5日 18:43

山高水长 | 令人遗憾的军史空白

山高水长 | 令人遗憾的军史空白 “树也砍不完,根也挖不尽,留有大山在,到处有红军。”   这是我1983年第一次到大别山采访时在笔记本上记下的一条红军标语。那时,这里的村村寨寨,到处残留着红军苏维埃革命的痕迹,断墙残壁随处可见红色标语。     皮定均将军是大别山之子,出生于金寨县古碑区戴家岭的一个佃农家庭,世代贫穷,爷爷辈兄弟八人,多以帮工讨饭为生。将军父亲因得痨病早亡,寡母改嫁,此后定均与瞎眼爷爷相依为命,乞讨四方。八岁后曾...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0日 19:33

情深义重 | 衣锦还乡为啥只住一天便走?

情深义重 | 衣锦还乡为啥只住一天便走?

 

皮定均之子皮效农在纪念皮定均诞生90周年活动时,说过这样一段话:⑯   “父亲是个军人,战将,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军令如山,可是在平时生活,他又是个老农、慈父。也许是从小在大别山生活的艰辛和苦难,家庭的破碎和奶奶的教育,使他对劳动人民具有一种本能的尊重与热爱,他常教育我们要重警卫员、驾驶员、炊事员、保姆、尊重他们的人格。这与我奶奶对我父亲说的‘见到穷人讨饭要给一口饭’的话是一样的。”   ...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3日 17:55

令行禁止 | 皮定均的“犟脾气”

令行禁止 | 皮定均的“犟脾气” 皮定均将军有三个外号,一是“皮老虎”,二是“皮猴子”,三是“皮骡子”。前面两个很容易理解,是赞扬皮定均打仗既勇敢又机智。后面一个“皮骡子”,则有点贬意,就是说皮定均的性格,像一头犟骡,脾气大,我行我素,从不听人劝。   走出大别山后,便是一马平川的皖中平原。   7月13日,“皮旅”六千余人集合在毛坦厂镇东山坡上,召开了穿越皖中平原的动员大会。在这个动员大会上,皮定均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要求部队彻...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1日 18:49

“人桥”是怎样连接起来的?|《回望大别山》之五

“人桥”是怎样连接起来的?|《回望大别山》之五 磨子潭,是“皮旅”穿越大别山的最后一道屏障,不仅仅是三座屏风似的高山挡在前面,而且在“屏风”下面还有一条深不见底的大河——磨子潭。     所谓磨子潭,其实是淠河的一段,大水从岳池奔涌而下,因为河中央有一块黄石头,又大又圆,直径十多米。东面水大,西面水小,河水经年累月围着它转,冲出了一个很深的潭,故此得名。 如今我们站在这里,面对着的是一片安静的河面,对面的三座大山仍如屏风般立在眼前,当...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9日 15:12

粮草先行 | 徐家祠堂的粮库该不该烧?

粮草先行 | 徐家祠堂的粮库该不该烧? 6月28日清晨,待追赶的国军超越西进后,“皮旅”官兵突然从刘家冲钻出来,以神速的急行军插入国军后方,三次九十度大转弯,跳到了豫皖两省交界的小界岭,跨进了安徽省金寨县的吴家店。   吴家店,位于大别山腹地中心区,山势险峻,白云缭绕。1983年我曾到吴家店住了一夜,那时的印象是狭窄的桶子街,破烂的土坯墙,贫穷的苦日子。如今变化巨大,吴家店变成了繁华、热闹、现代的旅游小城镇。     1968年,我当兵入伍...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7日 12:47

兵贵神速——铁流势不可挡!

兵贵神速——铁流势不可挡! “皮旅”中原东路突围兵贵神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插大别山腹地。 我们沿着大别山腹地的高速公路,由西向东行驶,而皮旅七十多年前突围的情景不停地在我们脑际“回闪”:   6月28日清晨   “皮旅”从刘家冲出发,突破蒋军第一道封锁线——潢麻公路。远望小界岭东南方向的风波山,如横空出世,壮观雄奇。   6月30日   “皮旅”顺着大别山脊梁,飞兵东进,突破高达一千九百米的大牛山。这里是鄂豫皖三省的交...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2日 16:24

回望大别山——“皮旅”中原东路突围考察记(二)

回望大别山——“皮旅”中原东路突围考察记(二) 02 声东击西 | 小小山村如何藏下六千余人? “皮定均像一个高级魔术师,一支完整的旅、团建制六千余人的部队突然之间全没了。”   1946年6月25日,中原军区主力冲出敌人包围圈,向西疾进。26日中午,为了掩护主力撤退,皮定均、徐子荣指挥全旅在100多里宽的防线上,坚守阵地,抗击国军的进攻。   傍晚,大雨倾盆。皮定均迅速收拢部队于白雀园结集,汇合旅直,向着主力突围的方向,沿着大公路,以几路纵队疾行。约西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