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文章归档 > 2019年08月
2019年08月29日 10:13

回望大别山——“皮旅”中原东路突围考察记

回望大别山——“皮旅”中原东路突围考察记 全文目录 第一节:丢卒保车|皮徐隐瞒了一生的“秘密” 第二节:声东击西|小小山村如何藏下七千余人? 第三节:粮草先行|徐家祠堂的粮库该不该烧? 第四节:兵贵神速|渐渐的,青风岭上的枪声停了 第五节:同舟共济|“人桥”是怎样连接起来的? 第六节:令行禁止|皮定均的“犟脾气” 第七节:情深义重|衣锦还乡为啥只住一天便走? 第八节:山高水长|令人遗憾的军史空白 第九节:尾声|觉醒与觉悟   导读: 一...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21日 11:53

解放军进驻香港:只争朝夕​|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张震将军

解放军进驻香港:只争朝夕​|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张震将军 1997年5月21日,我有幸全程随同张震将军到新组建的香港部队检查进港前的准备工作。香港部队成立于1994年10月,完成组建于1996年1月并向世人公开亮相。张震副主席来视察时,据香港回归的日子只有49天了。整个营区的气氛更是“只争朝夕,不辱使命”。   在我的记忆中,从香港部队成立到组建完成、公开亮相、和平进驻,我曾先后数十次前往采访,少则一两天,多则十余天。记忆深刻的有香港部队成立大会、参加治理深圳布吉河、首次...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9日 12:31

天翻地覆慨而慷|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王平将军

天翻地覆慨而慷|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王平将军 1969年夏,当兵才一年的我接受了一个“特殊任务”,我和我们班(五四一团炮三连侦察班)被安排到南京九华山军区三所十一号楼执勤。所谓执勤,既不站岗,也不放哨,就是在十一号楼楼上过道值班,坐在一张小桌前,不准下面的人上来,也不准住在楼上的人下去,我们看守着楼上十几间房子的动向,房子里住的都是“文革”中被打倒的江苏省党政军“走资派”、“反革命分子”等。   就是在这栋楼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大名鼎鼎的王平将军。...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6日 18:41

淮海大战与邓小平叫板|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陈士榘将军

淮海大战与邓小平叫板|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陈士榘将军 “发展荆门公路,振兴荆门经济”。 这是陈士榘将军的钢笔字题辞,刚健有力地书写在总政治部的公文笺上。落款时间是1995年5月5日。钦印两方:一方为“戎马生涯,”;一方为将军姓名章。将军时年86岁,两个月后,也就是1995年7月22日,陈士榘将军不幸因病逝世。不知这是不是将军临终前的绝笔?   我曾多次采访陈士榘将军,将军曾答应给我 写几个字,但一直未能如愿。陈士榘逝世后,李峥把这幅字找出来,送给我作为永久的纪念...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6日 16:24

合影留念决不居中|我与开国将军的笔缘墨之张爱萍将军

合影留念决不居中|我与开国将军的笔缘墨之张爱萍将军 第一次见到张爱萍将军,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1996年3月22日,我和报社摄影记者张树军一同到北京采访张爱萍将军。到了张爱萍家的客厅,张爱萍将军夫人李又兰先出来倒茶,并请我们在一张长沙发上坐下。李又兰说:“爱萍同志马上来,你们先喝茶。”   正说着,通往客厅的另一扇门打开了,一位戴着眼睛的长者,柱着一根黄色的硬木拐杖,一瘸一瘸地从里面走出来,他穿着极普通衣料的衣裤,脸有歉意,出语谦和,就像我们平...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3日 10:59

吴东峰:著作等身曾获茅盾文学奖 | 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萧克将军

吴东峰:著作等身曾获茅盾文学奖 | 我与开国将军们的笔墨缘之萧克将军 萧克将军,圆脑,高额,瘦长个,剑眉上扬,双目清澈。将军沙声细语,谦和有度,学识广博,百战之身不失儒雅风采,千军之帅仍具书生意气。   这是我1996年3月19日,在北京萧克将军宅,采访萧克时留下的深刻印象。   美国记者尼姆•韦尔斯谓萧克将军为“军人学者”,“因为他有着许多精确的事实和数字”。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谓萧克将军是“一个善于思考、有学者风度的人”。英国记者詹姆斯•贝特兰谓萧克将军:“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