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文章归档 > 2019年04月
2019年04月25日 18:00

红色,不能淡化的颜色——解放军报评吴东峰《他们是这样一群人》

 红色,不能淡化的颜色——解放军报评吴东峰《他们是这样一群人》 3月4日,习主席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文艺界社科界委员时深刻指出:“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翻开历史的画卷,无数优秀中华儿女、无数革命先烈,用一腔热血染红了我们的党旗、国旗和军旗,开国战将就是他们中的典型代表。 近日,再次翻开军旅作家吴东峰撰写的《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国防大学出版社)这本书,书中生动、形象地描绘了200多名开国将军的成长经历。这些开国将军,他们没有朱可...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2日 18:00

一个键盘侠引发的国际风波

一个键盘侠引发的国际风波 网上存在着不少的键盘侠,他们站在道德的至高地,捍卫着正义,随时准备高举他们45米长的大刀打倒邪恶。可是现实中好多人遇到了不正义的事连吱都不敢吱一声,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键盘侠呢?   侠字确实不该乱用,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现实中真正的侠毕竟少,少到有时候我们都差点了什么是侠。最近的新闻如果没有爆出来,活在幸福社会的庄家还真差点忘记了这位大侠,这位真正的“无冕之王”,这位真正的“键盘侠”,朱利安·阿桑...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0日 21:00

《耿飚回忆录》之“我的第一支枪”

《耿飚回忆录》之“我的第一支枪”

 

文 | 耿飚 从醴陵到铜鼓约二百多里路程,但是,为了避开敌人的哨卡,我们不走大路,只拣曲曲弯弯的小路、崎岖难行的山路走,这样就增加了旅程。加上为了隐蔽,白天伏在密林深处和杂草丛生的山坳里休息等夜幕降临了,才拨开藤条、荆,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进,所以每夜只能走三四十里,最多也不过五十多里。这样走了几夜,到达了文家市北面的一个村庄。一打听,知道文家市、铜鼓都已被敌人占领,毛委员已去浏阳。我们立刻改变行程,向浏...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8日 18:30

吴东峰:70年前解放军“元帅”候选人都有谁|建国七十周年特稿

 吴东峰:70年前解放军“元帅”候选人都有谁|建国七十周年特稿 原题:1949年,解放军“首长照片”是怎样排序的 按照资历和战功,他们都可当仁不让地成为元帅、或大将的候选人。 可惜的是那么多优秀的将帅之材,却与将帅军衔失之交臂。   纸上谈兵点评    手头上有一本《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三年战绩》(1946年7月—1949年6月),34cmX27cm,封皮已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出版于1949年7月。      目录有如下内容:     首长照片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容(照片) ...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6日 12:00

《耿飚回忆录》第二篇之“闪光的梭镖”

《耿飚回忆录》第二篇之“闪光的梭镖”

 

在完成了东洋渡接枪任务后,我们便按照原定计划,到醴陵去开展农民运动。   黄佐同志召集大家开会,研究如何走法。大家认为,全组一起行动目标大,容易引起反动派的注意,还是分散走,到醴陵后在南乡泗汾集合。   于是,我便和同志们告别,自己一人回到离别了十年的故乡醴陵。   由于我全家是仓促离开水口山的,事先并没有和老家的多亲联系,所以父母带着弟妹们回到醴陵后,没有地方安家。幸亏父亲有一个姓郭的徒弟,也是醴陵...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12日 10:00

吴东峰:我采访过的新四军第三师将领

吴东峰:我采访过的新四军第三师将领

 

作者简介: 吴东峰,兵头将尾一大校。大校者,大笑也。笑看大江东去,浪花淘尽英雄。曾面对面采访过肖克、王震、许世友、陈士榘、陈锡联、张爱萍、王平、张震、李德生、刘华清、尤太忠等二百余名开国将军,著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东野名将》《毛泽东麾下的将星》等,共计一百多万字,被称为“中国将帅纪实文学第一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8日 17:53

新四军三师如何演革成林彪四野的几支主力部队

新四军三师如何演革成林彪四野的几支主力部队 1940年3月,中共中央为增援新四军在淮北、皖东和苏北的抗日斗争,打退国民党向新四军的进攻,命令八路军调遣部队南下。这是中共中央为实现“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方针作出的重要部署。 根据中央的指示,1940年5月,时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政委的黄克诚率第三四四旅、新编第二旅及教导营,共1.2万人,由晋东经冀鲁豫边区南下支援新四军作战。     1940年6月下旬,黄克诚率领的这支人数最多的八路军南下部队,在豫皖...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2日 12:15

《耿飚回忆录》第一篇 通往“宝山”之路

 《耿飚回忆录》第一篇 通往“宝山”之路

父亲十二岁那年,他也走上了先辈闯荡江湖的道路。

当时,父亲的一位叔耿之霖,少小离家,和一个民间戏班搭上了伙,在我祖父失去音讯之后,传来了这位叔公当上了戏班班头的消息。由于他行四,父亲称他为“霖四公”。

 

父亲决定去投靠远在江西南昌的霖四公。

 

旅途中,他的全部行李只有一把雨。

 

“县到县,一百八,府到府,三百五。”父亲当时的旅行知识只有这些,但是凭两条腿走到了南昌府。仅靠一口地道的湘东方言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