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东峰 > 文章归档 > 2019年02月
2019年02月22日 12:10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六)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六)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三)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四)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五) 死亡,荣誉及其他   当杨少华在李海欣高地上默默流泪的时候,在遥远的后方,他的父亲正在为儿子的下落不明而担忧焦急。他手里捏着一封信,是杨少华作为遗书寄给他的。     爸爸:   我正在隐蔽部里给您写信,上面是敌人密集的炮火。   我要告诉您:我们的战士太可爱了。无愧...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20日 18:03

《流浪地球》中点燃的苏联情结

《流浪地球》中点燃的苏联情结 在《流浪地球》中,吴京饰演的刘培强从休眠中醒来,旁边的俄国宇航员拿着一瓶伏特加,坏笑着问他:要不要来一口?   刘培强问:这玩意不是违禁品吗?   俄国人说:当年加加林也是把这玩意偷运到太空的。   在片子最后时刻,刘培强拿着这瓶伏特加问莫斯:‘你知道为什么加加林时代不允许带酒上太空吗?”然后他用这瓶伏特加为地球点燃了希望。   可见在中国人星辰大海的梦想中仍然怀有某种苏联情结。   这是十多...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9日 11:56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五)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五)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三)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四) 血战 1月14日凌晨五时,杨少华被一阵炮声震醒。 黑暗中,各种不同口径的炮弹如疾风暴雨向李海欣高地倾泻而下。数以百计的炮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横穿夜空,落入这个只有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小山丘。 炮弹爆炸的烟火,遮去了早晨的霞光,烧红了天中的云朵。大地在烧灼中痉挛,巨石在剧痛中挣动。 泥土和碎石像从人...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7日 12:43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四)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四)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三) 生死对垒 构筑工事完毕以后,做什么?在饥、渴、劳累等综合症袭击下,他们仍忘不了寻求着生活的乐趣,又忙开了。有的看小人书,有的看小报,有的写信,有的吹口琴…… 当然,也只有这些。 借着微弱的烛光,杨少华的目光在弟兄们每一个的脸上徘徊。    “大哥,抽烟!“邵选递上一支“牡丹”。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前线,职务...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6日 12:00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三)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三)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生死线的始终点 杨少华伸手抓起一把土。乖乖!热呼呼的,巴掌里竟捏着五块弹片。 这是1985年1月9日凌晨,李海欣高地冒着激战后尚未散尽的热气,迎来了它的新主人。 当杨少华出名后,北京市十七岁的女学生郦丹在给他的信中曾写道:“我渴望得到一把泥土——含着弹片,被战士鲜血染红的泥土。” 一把抓起的五块弹片告诉他:这儿,李海欣高地,战友们称他为生死线...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14:05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杨少华越战亲历记(二)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父与子的对话:“纸上的战场和现实的战场有着天壤之别” 父与子   在杨少华面前,本来可以有另一条鲜花铺满的大路,但是,他却偏走上了这么条跋涉艰辛的险途。他,忘不了那个夜晚。     那是初夏的一个夜晚。借着苍茫暮色的掩护,一辆北京牌越野吉普静悄悄地停放在远离某部营房的公路边。 没有灯光,没有声响,没有人在周围走动。它仿佛有意在躲避着什么。直到传来了一阵越来越近的跑步...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4日 17:35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杨少华越战亲历(一) ——“我数着他们出去,能数着他们回来吗?”   今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是中国边防部队对屡在边境挑起战火的越南军队进行了自卫还击战的四十周年纪念日。   军史载,1985年1月,二十军军长杨石毅之子、老山参战部队一军一师某团副连长杨少华,坚守距敌只有二三十米的“李海欣高地”上。“1·15”战斗中,在阵地上出现大部分伤亡的情况下,他毫不退缩,沉着指挥,两次在危急关头,冲上表面阵地指挥战斗,打退了越军的多次反...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3日 12:00

杨少华——将门虎子今何在?(一)

杨少华——将门虎子今何在?(一)

 

《芳华》背后是最真实最残酷的战场 一位军长之子在老山前线的精神炼狱 尘封三十三年后的寻找   本文刊登于1985年11期南京《青春》头条号,曾获江苏“长城杯”首届报告文学奖,并在当时《文汇报》、《南京日报》等十余家报刊转载、连载,影响颇大。今日再刊,与朋友们一起回顾那即将被历史尘掩了的战争故事。   笔者有幸在杨少华参战归来后第一时间采访了这位闻名全国的“将门虎子”,与胡松植先生合作,撰写...

阅读全文>>